第一百一十四章

  第一百一十四章

  罗辰安静的守着面前睡的静谧的人儿,门口传来响动,他一个大跨步,就站到了门口。

  迎面开门的,是吕文馨。她避开面前的罗辰,伸头往里头瞥了一眼,随后用口型问道:睡了?

  罗辰点了点头,挡在门口的身子也没说往边上闪一下,抗拒之意溢于言表。

  罗氏犯难的看着自家长兄,小小之前遭了那么多的难,这会子才刚刚睡着,吵醒她,似乎不太好……

  这边正僵持着呢,那边罗小小却已经醒了,她睁着惺忪的睡眼,满肚子的怨气,这才刚刚睡下,就被人弄醒了,加上她原本起床气就很大,这下好了,生生的就变成了一座活火山。

  她睁着自己大而黝黑的两只眼睛,古波不惊的看着门口的一帮人,没说话,危险渐渐蔓延……

  见她已经有了响动,罗辰也不好拦着,闪身到了一边,抱臂看着一拥而上的几个人,眸色深沉,不知道在想什么。

  吕浩钰有意无意的上下打量了他一眼,没有说话,只是隐隐的觉得有那么一两点的熟悉。但是现在他的注意力都在床上的那个丫头身上,哪里还有闲工夫去管别人?光是看见那两个咕噜噜乱转的眼珠子,他就已经被萌的不行了。

  小丫头刚刚醒来,面上表情似乎有些不对劲,满身的低气压,吕浩钰不禁有些失笑,就跟自家那丫头小时候一个样子。

  “你是谁啊?”她两个大眼珠子上下打量着,面前这人身上的服侍装扮,周身气质都很不凡,一看就绝非等闲之辈,言语举止之中,有意无意的都带上了对自家娘亲的宠溺之情,这么细细一看,两人眉眼之间还有几分相似……罗小小把自己一贯的起床气先搁置了一下,好声好气的问道。

  男人轻笑着,俯下身子,与他平视,眼里含笑,并不回答,反问道:“你觉得呢?你猜猜我是谁?”

  这么一细细打量,吕浩钰才不得不感叹基因的强大,罗小小长得,就跟吕文馨小时候几乎一摸一样,一个模子里头刻出来的一般,只是……这也未免太瘦了一些。

  罗小小本就是吃不胖的体质,这些日子又昏迷没有进食,肥嘟嘟的小脸蛋都已经瘪下去不少,尖尖的下巴,大大的,黑白分明的两个大眼睛珠子安在这巴掌大的脸上,显得有些吓人……

  “我猜……我猜你是我娘的哥哥!”罗小小狡黠的笑了笑,“我说的对不对?长得这么像,肯定是的!”

  吕浩钰抚掌大笑,夸赞道:“我是你娘亲的大哥,也是你的舅舅。你这孩子生的机敏,跟你娘亲几个一个样。听说你前几日昏迷了,怎么一回事?”

  罗小小眼睛珠子一转,就有了小心思,这明摆着一个粗壮的大腿放在了面前,不抱白不抱啊!省的自己绞尽脑汁,多累人啊。当即也就没客气,把事儿说了一个一清二楚。当即,这位太子太师就怒了。

  吕家是世代书香门第,老大人就是当今圣上的太傅,现在当权的吕浩钰是太子太师,一家人都是饱读诗书,出口成章的,只是,吕家人有个特点——护短。

  简单来说,就是帮亲不帮理,我家的人,做错了事儿我能教育,你不行,就这么简单。这也得亏了家教好,不然就这教育模式,不知道能出来多少个纨绔子弟危害人间。

  吕浩钰沉思了一会儿,没有说话,心理已经大概的有了一个谱子。

  “对了,舅舅,还没介绍呢,这是喻言,那边那个是喻乐,这两姐妹是我的贴身侍女,一个善武一个会医。至于再那边……”罗小小眼神扫过罗辰,迟疑了一下,就看见他走上前来,行了一个毕恭毕敬的礼。

  “不才名唤罗辰,还请吕大人指教。”罗辰躬身问候道。

  他也确实是尴尬,这吕浩钰是罗氏的大哥,是她娘家人,罗均跟着叫舅舅也不是,不称呼也不是,只能客套的交了声吕大人。

  吕浩钰方才就已经对他有了一个初步的认知,只是没有特别的关注罢了,现在罗辰就站在他面前,他仔仔细细一打量,顿时,就新生出一种莫名的感觉。

  这小子,绝非池中之物,他刻意放出自己为官多年的威亚,也没瞧见他有皱一下眉头。并且,即使是现在居于人下,给自己行李,也能从中隐隐的感受到一股子优越之势,颇有傲然群雄之姿。

  更加令他惊讶的就是,这个小子的面容,总是给他一股熟悉的感觉,只是细细打量,又完全找不出来跟谁有相似之处……太奇怪了。

  吕浩钰不着痕迹的收了自己的心思,随后说道:“你既然一直跟着馨儿生活,那也就随了他们兄弟几个叫我一声舅舅好了。”

  几人嘘寒问暖,相互吹嘘了一会儿,罗小小面露倦怠,便都散了去。

  “过来。”吕浩钰冲着自家妹妹招了招手,罗老三和罗邵去接罗均了,他逮着个空子,把自家妹妹拉到一边,问道:“那个名叫罗辰的孩子,什么来头?”

  罗氏心生疑虑,却也没有多问,将罗辰的来路给说清楚了,末了,问道:“大哥,怎么问这种问题,是有什么不对劲儿的地方吗?”

  吕浩钰摇了摇头:“事情只怕是没有那么简单。照你所说,罗老二那么多年没有回来,现在忽的就送回来这么一个孩子,其中缘由,这个孩子到底是不是罗老二的,我们谁也不清楚,现在唯一我可以肯定的就是,此子绝对不是池中之物,而且他……似乎对于你家小小有着不可言说的某种感情。”

  为官久了,他自然是练就了一番看人的好本事,不过两个照面,就将人看了个明明白白。两人之前对视的时候那点儿猫腻,只要有点心思眼儿的,都能明白个七七八八。他没有说的是,只怕自己这个小侄女,对这个罗辰,也有那么一两点的意思……

  “我当然知道了,”她又不是瞎的,之前小小昏迷的那段时间,他的照拂大家都是有目共睹的,若不是存了某些感情,怎么可能会做到这种地步?“他来路不明,本来我还担心他跟小小是堂表兄妹,这是这般看下来,似乎几率很小的样子。儿孙自有儿孙福,我不多干涉,这孩子我看了几年,做事情有分寸,好歹还是放心的。”

  吕浩钰见她这般,也就没有再多话了,人家娘亲都这么说了,他也没理由多嘴了。

  “馨儿,大哥不能离开京城太久,最近不太平,我可能不日就要启程回去了,你要不要一起去?”

  “大哥,你知道的,我……”并不是很想回去。当年不过一时任性,谁知道竟然就是将近二十年的分别,现在要她回去,近乡情怯,倒是有点不敢了……

  吕浩钰长叹了口气:“启程之前,娘可是给下了死命令了,一定要给你带回去,不然她就亲自来抓人了。娘跟爹这些年的身子都不如从前了,说句不中听的,也不知道哪一日忽的,就没了,你……真的不跟我回去?”

  她离家的时候,自家爹娘分明还是一如既往的年轻高大,怎么可能……也对,罗均都已经这么大的年纪了,爹娘,确实是已经不小了。

  “话给你放这儿了,爹娘都想你,尤其娘亲,每次一提起你就是以泪洗面,就当是回去看看他们。当然,我也不逼你,你自己看着办吧。”

  罗氏沉默了一会儿,没有立刻回答。

  吕浩钰知道她现在心里头纠结,也就没有继续逼她,给她点时间自己思考思考。

  正巧这个时候,罗均被接回来了。

  他在牢里头待了几日,具体倒是也没吃什么苦头,一方面是罗文庸要那他当人质制衡,另一方面,就是罗小小的钱花的到位了。总而言之言而总之,这位爷看上去除了有点萎靡,身上的味儿有点大之外,一点儿旁的毛病都没有,跟罗小小比起来,他简直不要太健康了!

  见着院子里多出来的这么一个人,他顿时有些懵,随后茫然的看向罗邵,在对方的帮助下,总算是没有出岔子,乖巧的叫了一声舅舅。

  对着这个长的跟自家妹妹没啥关联的大侄子,吕浩钰表面功夫做足了,微微颔首关切的说了两句,就让他赶紧去休息了。

  但是罗均这小丫的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非要先去关怀一下自家为了他跑断腿的小妹。旁边几人劝了多次无果,只能由着他,只是这一回,大家很有默契的站在了门口,压根儿就没有进去。

  不多时,就听见了来自于罗小小的怒吼:“罗均!你小丫的活腻了吧!敢吵我睡觉?!木头,麻溜的,给我扔出去!”

  她这才刚睡下去没一会儿就又被人弄起来了,没了舅舅加持,罗均还上来就跟她腻腻歪歪,顿时就不能忍了,吼开了。

  外面众人一副见怪不怪,幸灾乐祸的样子,眼见着他就那么被罗辰拎了出来,门就在他的面前“啪”的一声关上了。

  “谁再敢吵我睡觉,杀!无!赦!”

  吕浩钰有些惊诧的看向了罗氏,却见她满脸黑线,忍着笑说道:“我这小侄女儿还真的是有意思啊!”

  罗氏强忍着自己的怒火,没说话,但是内心已经在怒吼了,要不是看在她刚刚伤愈没有好的份儿上,她就死定了!

  回归安静。

  罗小小最近已经可以小幅度的做一些运动了,也可以起身了,她颇为无聊的运着自己的手腕,感受它稍微灵活了一点儿,开口问道:“木头,好无聊啊,我能出去玩玩吗?”

  罗辰没说话,只是淡淡的抬头瞥了她一眼,明明白白的意思:不行。

  “你少折腾一点儿自己,兴平大师说了,你这要好好的养着才行,着急不得。”见她皮完手腕又开始跃跃欲试的想要下床去活动自己的下半身,终于是忍不住扼住了她的动作,很是无奈的说到。这个丫头都已经把自己折腾成这个样子了,怎么就不知道消停一会儿呢。

  真的是头痛。

  “诶呀,我无聊啊!”罗小小觉得自己现在身上的酸痛都是一直躺着不动躺出来的,现在一个小小的动作,全身的零部件都在发出“卡啦卡啦”的声响,就跟生锈了一样,再不动动,她估计就废了。

  最重要的一点是:她真的没事儿可以做。

  “诶诶,那个罗珍,你准备怎么处理她?这事儿可都是她干的啊,这差一点儿,我就死了,这笔账,可要好好的算一算。”

  罗辰见她嘴上没个把门的,很是不悦的皱了皱眉头,“怎么说话呢?在让我听到这种话,罗小小你就等着吧!”

  “好好好,我保证,我下次一定不会了!你快跟我说说,罗珍那个女人现在怎么样了?”罗小小拽着他的衣袖子,一点儿诚意都没有的保证道。

  知道她是真的无聊坏了,罗辰长叹口气,开始跟她说。

  其实也很简单,罗珍这个女人出身贫贱,要不是靠着自己勾搭男人的本事和自己的那么一点儿小聪明从而得到了何公子的宠爱,她现在早就不知道在哪个犄角旮旯里头了。

  吕浩钰手里头有不少官宦人家调教出来的小蜜,身材样貌都是一顶一的,各个风格都有,那方面也是有专人调教,更重要的就是,温柔惬意,让你的大男子主义被很好的满足了。

  罗珍放的下,但是她那点子自尊心,让她没有办法像那个样子完全的放的开,新人一入府,她就失了宠爱,等了那么多年忍气吞声的正牌夫人怎么可能会放掉这么好的几乎?当然立刻就开始寻她的麻烦了,这下子,日子就不好过了。

  “该!”来自于罗某人的评论。

  咎由自取,虽说可怜,但是又哪里不可恨呢?

  

  https://www.xszww.com/html/85/85971/3310290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xszww.com。小说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roqasa.com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