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中计重伤

  银铃的声音清脆悦耳,让辰砂觉得很安心。

  和他预料的一样,两人果然朝着月城南陵走去,他记得汐影曾说过有一个被他刺伤的黑衣人。

  玄冰针的伤口很难愈合,而且在接近施法人的时候很容易就会被察觉,辰砂虽然不是施法人,可是对玄冰针一样敏感。

  “哥哥——哥哥——”一个四五岁的小不点出现在了辰砂面前,手里拿着一朵曼珠沙华,正睁大眼睛看着他,少年蹲下身子,温柔的摸了摸他的头,“怎么啦,找哥哥什么事啊?”

  小不点扬起手中的花,痴痴地笑着,“哥哥长得真好看,像这朵花。”

  闻言辰砂楞了一下,温柔的笑了起来,“你也很好看啊,”

  “呐,这朵花送给哥哥,”说着将花递到了辰砂手中,圆圆的眼睛笑成了月牙,随后跑开了。下一秒少年的脑海中,立刻浮现出辰砂初见汐影时的画面,温暖且舒心。

  他深吸了一口气,将花收进了珊瑚珠内,又继续追踪起两人。丝毫没有察觉到手腕的赤色珊瑚珠里溢出的咒文,正一点点渗透到他的皮肤里。

  月城南陵,两人顺着枫叶林一直往深处走去,不知是不是惧怕会有食尸兽,两人在原地徘徊乐许久,最后竟然坐在了地上,这一举动让辰砂突然意识到了什么,猛的回过头去,风闲此刻正不怀好意的看着他。

  意识到中计之后,他抬手想要施展咒术,却发现手腕上生生长出了一道有一道刺藤,紧紧锁住了他殷红刺目的血顺着手腕溢了出来,这时他才意识到,那个孩子送来的曼珠沙华上下了咒术。

  风闲走进少年,笑的阴险至极,“我是该叫你羽辰砂还是风羽涅,或者苏叶呢!”

  闻言少年轻蔑一笑,“你以为这种伎俩能锁住我?!”语末咬牙忍痛施起了咒术,然而还没等咒术形成他便只觉心口一疼,呕出了一口鲜血,随后摊在了地上。

  “哈哈哈哈哈哈,你可是空城第一咒术师啊,对付你我怎么可能大意!这个咒术可不是我施的,这是灵族用灵木施下的,它不禁可以锁住你的力量还延伸到了你的心,要是你刚才在用力一点都不用我亲自动手了!这个大礼送给你苏叶很配吧?!”风闲走到少年身前,居高临下的看着他,表情狰狞且疯狂。

  辰砂不屑的瞥了他一眼,浮起一抹嘲弄的笑,“没想到,我苏叶会死在你这种货色手里!”

  “你说什么?!我这种货色!”风闲震怒指尖一动,收紧了辰砂手腕的荆棘,又是一口鲜血呕出,少年也疼的冒出了冷汗,指尖抓进了泥土里。

  “说啊,你再说啊,哈哈哈哈,怎么?疼的说不出来了?!”

  “呵……有种……你就杀了我……”

  “你也为我今天设计这些,是请你来做客的么,”语末风闲扬起手一道黑色的咒印出现在了指尖,勾起唇角对着辰砂说了一句,“永别了苏叶!”紧接着指尖的咒印朝着少年飞来……

  一股巨大气流突然出现,风闲被震开了数十米,呕出一口鲜血之后晕了过去。

  一个黑色的身影出现在了枫林中,伸手捏住了其中一个灵族的脖子,愤怒的金色眼眸仿佛下一秒就会生出火焰!“解开,立刻解开,否则我让你生不如死!”

  见到这样的情景两人哪里还敢怠慢,连爬带滚的靠近到少年身边,念动咒语,红色的荆棘一点点从他的手腕上消失。

  月白蹲下身一把将少年抱起,眼神充满担忧,不知所措,“苏叶,你没事吧,你别吓我!”

  “我没事……要是……你再晚一步……我可能……可能就……咳咳咳咳……”少年吃力的张了张嘴,没说几个字就剧烈的咳了起来,又呕出了几口鲜血。

  月白急的皱起了眉头,让他不要再说话,转向正趴在地上一动也不敢动的两人,冷冷的问道:“谁让你们做的?!”

  两人趴在地上,声音颤抖着,“是……是风闲大人……是他让属下们做的,请主人……主人饶命啊……”月白双瞳动了动,看向不远处昏迷的风闲,“等他醒了你们两个把他给我带回来!”语末抱着少年朝冰霜森林飞去,根本无暇顾忌其他。

  https://www.xszww.com/html/83/83666/40986217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xszww.com。小说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roqasa.com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