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中文网 > 仁王坛城

139、广平公主 (壹)

  萧锐的期望并没有落空,在看到萧锏屠尽狻猊军,又想杀死萧锐灭口,六公主萧荃终于开口求情道:“大哥,十三弟并没有想害我性命,先时要不是他率部下护救,我已经葬身十弟狻猊兵刀下了!”

  “那又如何?这并不能改变我已杀了萧钺这小子手下的事实!老十三这小子虽然看着挺顺眼,可我不能竟凭这一点就置我自己于危险之中啊!”

  六公主摇着头道:“不要这样,大哥,你从前心眼很好的,你心里一定也是不想杀十三弟的。他又救过我,你就放过他这一次吧!他又不是坏人,你不知道,我多想我们兄妹再像以前那样,十三弟也是我的弟弟,你就不……。”

  话音未落,萧锏已取手捂住六妹的嘴,一笑道:“好了,被你说的我好像杀人魔王一样,要是再不依你,我真成恶人了!你即然这么喜欢老十三,我就不取他性命就是!只是阿荃……。”

  说到这里,萧锏脸色一肃,重又恢复先是放号施令的冷峻模样道:“你也该知道,我救的你一次,却保不住你一生一世,你要还是这么幼稚、天真,不单要害了你,也会害死身边与你亲近的人。今天我本来想将你安置到东海去的,既然你这么信任十三弟,我就将你留在他身边,到时候若是被他出卖给父王,你可不要后悔!”

  说罢,也不待广平公主答应,便已率了手下往来路退走,临行前只与萧锐打了一个照面,坏笑了一声,便人影一晃,身泛金光没入空气中,再听到一声似龙吟一般的兽吼,众乌鸦兵已跟随隐没在空中气的神兽飞遁无踪。

  姜冲本与彪虎在当地对峙多时,一待对手走了,将军这才大松了一口气,不知觉脚下一个虚晃,已是单膝跪倒在地,当将自己双手摊开时,只见两只手掌已是红肿的几乎握不住手中银枪,盖为自己两次与彪虎斗力,都远远超出身体所能承受的极限,双掌已受了不轻的伤害。

  就在姜冲凝眉强忍双掌剧痛的时候,忽有一道香风吹来,还不等他看仔细,就见玉瓶儿已闪至自己身旁。

  伸动玉腕将姜冲粗肿的手掌捉在手心里,一面屏息吹起一股暖融融的香风在其手掌上,一面媚笑道:“你这人怎么这么笨?既然已学会了邪破杀,便该能以此护体疗伤,怎么却在这里强自忍痛呢!”说话间,划起玉葱一样的手指,在姜冲手腕胸前比划开来,竟传授起姜冲如何运动《积冤录》冥法邪术起来。

  玉瓶儿本是色界天上位天魔女,习晓《积冤录》比凡人激进百倍,当下只不过寥寥数语,便让姜冲茅塞顿开。姜冲本就是练武奇材,只为一生不能与自己心爱的人在一起,只得埋没在御林军中苦苦相守,日渐消磨,三十岁以后,一身武艺不进反退,若不是三年前出了事故,后被费千里启用,几乎从此埋没一生,令萧锐身旁少了一位将星。

  如今姜冲了无牵挂,这才将昔日功夫重拾,年前他大败于战鬼手下,激起姜冲豪气,反倒成了萧锐帐下第一位修炼《积冤录》的武将,这大半年来他只是自己独自摸索钻研,从未与人请教,今日得玉瓶儿指点一番,彻悟大通,不过半月功夫,内功便得增进数倍,其时洪戈断臂还未复原,实已成了萧锐帐下第一武将。

  而一旁萧锐见玉瓶儿看似热心指点姜冲奇术,其实心里却是另一番打算,萧锐此刻虽不能猜的通透,可也查觉了三、四分。只是少年人向来不畏天灾人祸,又见姜冲求教之心甚重,便也没有上前阻拦,而是往了六姐萧荃身边行去,当下持礼拜见。

  出乎萧锐的意料,眼前的这位六姐,全没有自己其它兄弟姐妹的冷漠与距人与千里之外,面容和蔼,目光柔和,虽然并不是一位绝色美人,可看在少年人眼里却觉得很舒服,很安宜。面对这样的一位姐姐,反倒让萧锐有些不知所措,他挠了挠脑袋,苦自思索。

  见萧锐一副一脸紧张的模样,广平公主萧荃不禁乐地一笑道:“十三弟不比如此,虽然我从来没有和你说过话,可我知道,你在众兄弟姐妹当中是除了大哥之外心底最好的一个!”

  萧锐听到萧荃说起大哥萧锏心好,脑子里不由嗡的一声,可脸上却不敢有一丝显现,只得回道:“荃姐姐过誉了,萧锐年纪轻,见识更浅,当不得荃姐姐这样的称赞!”

  “我不是称赞,只是事实罢了!十三弟,你应该也收到父王诛杀我的军令了吧!那我问你,你现在准备将我如何处置呢!”

  见六姐如此直白,萧锐也只得打了个哈哈,期望能缓和一下场上凝重的气氛,可萧荃手下一班女兵却全不买账,一双双水灵灵的大眼睛,直盯得萧锐毛骨耸然,好半天才鼓足勇气答道:“荃姐姐莫担心,在萧锐看来,父王一定是一时气急攻心,这才下了这道糊涂的命令。我看不如荃姐姐先找个地方躲藏一段时间,等父王气消了,自然会收回原先的号命的!”

  萧荃摇了摇头:“不会的,我公公卫国公一门已被父王抄斩,父王是绝不会放过我的,十三弟,这你也该是知道的!”

  萧锐见自己这位六姐倒真是个实心人,自己在部下面前找个台阶给自己,并想到萧荃竟当众戳破自己。可当少年人抬头打量萧荃表情时,又见对方神态自若,眼角更闪了一层莹光,知道萧荃并不是在犯傻,而是在有心试探自己。

  当下里萧锐只得表了态道:“荃姐姐您放心,萧锐虽然不肖,却也做不出手足相残的事来,即便父王专断,我也绝不会将荃姐姐带回父王身边的。六姐您要是信得过萧锐,便暂且前往商阳躲避一时,倘若有别的更好的去处,萧锐也一定派了人马一路护送,定要保荃姐姐万全!”

  听得萧锐这一番话,萧荃这里还没有表露,其身后的女兵却已经忍耐不住欢呼了起来,直到此刻,众女兵才信了关于萧锐“仁王子”的传闻。

  这三年来萧锐在南疆一地势力越来越状大,随着十王子萧钺败走,八王子萧铁元气大伤,十三王子萧锐已成了仅次于萧锏与萧铣两位大王子的人物。如今有他开口力保广平公主,即便是镇南王萧天候知晓此事,也多少得要考虑一下萧锐事实上在南疆的实力。

  何况萧荃背后还有大王子萧锏在暗中支持,有这两位强有力的王子护持自己与女主人的安全终于有了极大的保障,众女子十数日内东奔西走,极力躲避镇南王各路追杀,此刻得到强援,自然是喜不自禁,欢声擂动。

  只是在欢呼声中,有不少女兵随着口中欢笑,却歪倒在一旁。萧锐见状,知这些女子连日来疲累到了极处,此刻心气松懈,再也支撑不住,累倒在地上。少年人见了,不禁一声叹息,忙命莫妍率手下女兵前往救助,又命秦小养率龙骑卫在附近挖一深坑,将被屠杀的狻猊军妥善掩埋。

  秦小养平日里的只知练箭,一应外物几乎是一尘不染,此刻萧锐叫他领着众兵士们挖坑埋人,不禁暗暗叫苦,心想这一次回梁州怎么没有把李火带上,有这老醉猫在,莫说埋上三百具尸体不会被人发觉,就是把梁州城埋了也是件轻而易举的事儿!

  https://www.xszww.com/html/82/82303/41648241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xszww.com。小说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roqasa.com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