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中文网 > 仁王坛城

274、噩梦

  出人意料,就在萧锐回忆思觉萧萑俊秀身影时,少女却猛然间醒了过来,萧锐大喜,正想开口慰问,不料对方却是眼神迷朦。

  萧锐眼力远超常人,当下正看出些不对,不想对方已一把将自己搂在怀里,力气之大,不容自己有一点抗拒。起先他还以为萧萑身具神力,举首投足都是这般大力道。

  可被对方拉入怀中后,却又觉不是这么回事,虽然他极力不令自己往尴尬的方向去想,但少女满满把自己抱个满怀,几乎将身体投入自己怀中的方式,直叫他一阵心猿意马。

  隐隐间耳边传来一声叹息,正在萧锐渐渐心神不守之际,却忽听得萧萑开口说出前后态度全不一样的话道:“起来吧!我已经恢复过来了,你也不用再为我输真气了!”

  尴尬间,萧锐红着脸连忙将身让过一旁,并将手掌收回,满心的不安,却全忘了为什么对方并没有主动将自己甩脱,而是静等着自己移动身体。

  众人存身处实在不大,萧萑只一睁眼,便将藏身的冰雪帐篷看了个遍,伸出手臂抚了一把已接在帐外溶成坚冰的冰壁。

  好一会儿,才幽幽道:“那么,这里就是寒冷狱了!”

  完全不同与以往的语气,令得即使是从来不在意人事的丹娘也不禁转过脸来,将目光落在少女身上。

  萧锐则更是听出萧锐满怀心事,皱动眉头,一心想从对方的眼底里瞧出些什么……。

  我,“奴隶之子”。没有什么可犹豫的,身为战俘的孩子,只有劳作到死,而无父无母的我,自然更加没有哪怕是一点点的庇护。

  即便有抱怨也改变不了一切,想要活的长久,只有想尽办法尽自己最大努力如牛马一样的干活。

  “他”,平民之子。一样的无父无母,他总是袒护着我,我接受任何人,任何时间、地点的帮助,何况是他这样毫无要求帮助。

  为此他受尽同龄孩子们的讥笑,可他并不在意,很多人说他疯颠不正常,但我却听说是因为在我来到村子里的那一天。

  他唯一的姐姐却被长老们嫁给远方一个出名的残忍的贵族做“妾”,而不久之后就被催残致死。

  村里的孩子们乐于欺负任何他们可以欺负的人,尤其是我这样被当作牲畜一样对待的奴隶。

  随着年龄的增长,被欺凌次数的与日俱增,所不同的是,那些原本还显幼稚的村童眼底越来越邪恶,和他们的父亲一样的邪恶!我不会去多想,可该来的事情,总是会来。

  被他打跑的孩子们跑向远处叫嚣着:只要用一只羊就能换去我的第一次。而得到的只是他再一次雨点般的拳头!

  “他”并不高大,甚至并不强壮,可却有着一双毒狼一样的眼睛,虽然他无数次的被比他大的多的孩子打倒在地。

  可这却只会让他的眼睛更加闪亮夺目,就好像刀刃被磨砾过一般,越是加意的伤害,越能唤发出刀刃的锋利。真是好眼神,我也想要拥有这样的眼神!

  最终,所有的孩子们只能跪地向他求饶,因为欺负我的孩子们只能算是“凶狠”的人,而他却是个“不怕死”的人。“不怕死的人,谁都害怕!”

  十二岁时,我的主人放弃了用羊交换的我的第一次,虽然村子里已经有成年男子愿意用一匹骏马来交易。

  前一夜的戴上的镣铐使的难以挪动身体,三天没有吃一点食物的身体更加没有力量去反抗。

  当如猪一样浑身散发着恶臭的主人骑跨在我身体上时,我已经做好了准备,只静静地等着撕裂自己的剧痛。

  可一声怒吼改变了一切,当我发觉时,主人已经七窍流血栽倒在我的身上,这个猪一样的男人,即使是死的时候,也像猪一样的难看!

  不知道为什么,我甚至在为失去主人而感到害怕!接下来又会发生更糟糕的事情吗?我已经无法再一次强迫自己去承受……。

  直到“他”将带有自己体温的衣服遮住我赤裸的身体时,我才能在黑暗中通过衣服上气味分辨出是“他”救我来了!

  泪水不由自主的夺眶而出,仿佛打开了尘封已久的闸门,纵使我仍是一如既往的心生平静,可它却还是止不住的涌了出来……。

  逃跑是没有用的,歌萨的马天下第一!拂晓之前,我们就已被村子里的人捉住。

  不出意外的话,他会被剥皮在烈日下暴晒致死。而我则会被拴在歌萨的快马尾巴上,由骑兵施刑,在荒原上狂奔,直到不剩马尾后的我不剩一根骨头。

  当然,在行刑之前,还会有可能被全村的成年男子侮辱,这是再平常不过的事。

  可我们很幸运!与村子有世仇的领村在当晚偷袭村庄,杀光了所有的男人,夺走了所有的女人,当然还包括那些往日欺负过我的那些孩子们。

  而我和他则因为在此之前已经被拷打的奄奄一息而躲过了这一劫。

  我真的很幸运,每一次在最糟糕的情况下,我总能捡回自己的性命,中原的汉人说这是因为我的命很“硬”。而忽辟邪的手下星相师却说我是应劫运而生,邪祟浸身,有鬼力护持。

  为了生存,我们只有偷盗,一定需要的话,也包括杀人。不论是男的女的,老的少的,只要阻拦我们生存的人,统统需要除去。

  漠北极西的歌萨并不是中原那样的丰饶沃土,没有了家,为了生存,我们只能偷盗为生。

  无数次的毒打与凌辱教会了我们必须要懂得怎样保护自己,必须要时刻小心,即便是夜里,也要抱着冰冷铁剑入睡。

  还是剑好!

  冰冷但却出人意料的叫人心生安宜。再多的恐惧、惶恐甚至是烦恼,只需要用尽全身力气的一斩,便可以将一切都分开、了结。

  随着时间的增长,我与他与生俱来的杀人伎俩日益增进,直到有一天来了一个人,他自称是忽辟邪的手下,问我和他愿不愿意为无憾王效力,而一切的灾难从此开始……。

  萧锐不知道萧萑还要看上帐外多久,可少女眼底的黯淡,却让他久久不愿开口打扰对方。直到丹娘打破了沉寂,因为她已感觉到帐内的温度正在渐渐变冷,即使体质特殊的她,也已觉得不奈。

  萧萑很快从迷失中惊醒,看了一眼满脸不奈的丹娘,还有苦笑中的萧锐,心上有一阵迷茫,不禁皱起了眉头。

  “我没想到,你们也会跟了过来,这确实事出意料!”

  “哦,那你原本是什么样的打算?”萧锐问道。

  “不知道,反正只会是我一人来到这寒冰狱,而你,也许会被萧锏留下在人间为王,但没想到他会临时变卦。”

  “呵呵,这可不是他临时变卦,而是精心安排的结果,大哥他现在一定得意的很,而鸾妃与候玄机却要气歪了鼻子了!”

  “不说这些毫不相干的事了,这里是寒冰狱,是连我也没有把握活下来的地方,你和你的手下还是想着怎么让自己多活一会儿功夫吧,马上天就要黑了,到时候还会冷上十倍,你可有办法应对?”

  “还要冷上十倍?你不是和我在开玩笑吧!”萧锐惊大了眼睛盯着萧萑秀丽的脸庞,可从对方的眼中却没有看出有一丝开玩笑的痕迹!

  “那你会怎么对付接下来的严寒?虽然萑姐姐你的本领要比我大少许多,可我想还没有能抵御十倍以下严寒的地步!要是可以的话,还请萑姐姐教教我和丹娘!”

  “我自有我的方法,却不是你能在一时间学的会的,何况我为什么要教会你,有你二人在我身边只会跟我增加麻烦!”

  谁知萧萑这一番话出口,倒换得萧锐古怪的眼光罩定自己,少女遇敌从无胆怯,疑惑,可在萧锐此刻闪铄的目光下,竟有些心虚发热,渐渐不知所措。

  “哈哈,萑姐姐就别说这些不尽人情的话了,既然大家都沦落在这冰天雪地冻死人的地方,也算是一场缘份,所谓一人技短,二人技长,不如齐心携力一同应对。

  萧锐虽然武力有限,总算头脑不笨,说不定大伙就能商议出什么法子来呢!再不济,真要是到了无可解救的地步,我也绝不会连累萑姐姐你的!”

  说到这最后一不会连累萧萑的话时,萧锐虽然脸上还堆着笑,可一双俊目眼色却透着十足的坚定。这样的目光萧萑似曾见过,一时上竟是心头摇动,反咬着双唇多时说不出话来……。

  正在此刻,却见一旁一粒幽光在丹娘怀中泛起,还不懂萧锐与萧萑反应过来,一道绿影已冲天而起,撞破三人头顶冰雪而出,刹那间软帐内被寒风扑满,气温下降了何止十倍。

  万幸被冲破的是帐顶冰雪,众人虽处的软帐并未就此崩碎,在萧锐与萧萑合力补救下,积累多时,总算是将破损处被好。

  萧锐就是再好的脾气,此刻也不经有些恼火,正想回首数落丹娘几句,不想丹娘此刻正抱着得自萧铁装有三千阴兵的紫金葫芦,被玉瓶儿好一阵埋怨呢!

  https://www.xszww.com/html/82/82303/40979887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xszww.com。小说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roqasa.com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