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中文网 > 仁王坛城

285、点化 (叁)

  幽明笑道:“锐王子既然知道这般若印是智慧法印,该当对您修行锻炼很有助益的?而且……。”

  说到这里,女荒神又皱眉道:“以王子您现下的修行,似还不只炼有般若印一门法印,不然也绝不对精进的如此快捷!”

  被女仙子提醒,萧锐这才想当日曾在宝珠城效外眼看正教仙人尹至诚夫妻三人大斗殃神一幕,那日尹至诚展露好几般法印真功,自己坐壁上观,偷学了不少,虽然还不得其中精髓,可到底获益匪浅。

  幽明女神闻言点了点头道:“这就不怪了,尹至诚本就是光明使,其尊主法力不亚于食日狼,而你受光明僧明镜先学了般若印。

  般若印虽不是威力巨大的伏魔法印,可却是密宗法印中最深奥精深的真印,你晓习了它,自然容易吸纳其余真印。

  虽然不曾有光明僧亲自传授,但于你而言,却是受惠良多。这该算是你数中机缘,不然你的转生术也不会进展的如此快捷!”

  说到这里女仙长脸上露出一许轻松,萧锐知道这是她揣度自己各门法术与机缘这般巧法,也许真的是命里注定自己到这寒冰狱来解救她被困的灾劫。

  想到这里萧锐贪心又起,遵声道:“既然仙长对这密宗法印这般了解,弟子恳请仙长再指点一二,虽然我这多日来苦苦思索,可仍旧只能施一门般若印,却习不会当日尹至诚其余几门法印!”

  幽明听萧锐这般说法,露出难得的一丝笑容道:“锐王子有这样的想法,该就是人间常有的贪枉了吧!

  密宗真印难传异教,尹至诚本是玄门道家门下,若不是光明使的身份也绝学不得,王子殿下得一门般若印不够,还想染指其余真印,这可不是轻易能够得到的呢!”

  幽明这番解释,萧锐脸上不由一红,知道自己太过贪心了,正要告罪。

  不想又听女荒神道:“不过有道是佛法慈悲,我虽不会密宗真印,却有听说诸般法印有一门大势印最是基本易得,这本是守身护元的真印,我想以锐王子的智慧与诸般机运,潜心修炼,总是有机会的!”

  得对方指点,萧锐猛触灵机,心中重燃一点希望,闭目思及知道自己真有几分把握能得大势印,不禁大喜过望,赶忙向了幽明女神答礼做谢。

  他二人久日端坐,好不容易苏醒过来却又是这么一番长篇大论,早惹得玉瓶儿与丹娘不奈,后见萧锐没完没了的敬谢女荒神,玉瓶儿再忍不住,上前拉了萧锐就往一旁教训。

  被玉瓶儿提了衣领往外就走,萧锐知道她是想询问自己修行进益,一时顽心起伏,潜心默运,只见少年人两眼精光一湛,提在玉瓶儿手中的衣领竟然化做了云烟一样脱开了少女玉指。

  出其不意,玉瓶儿被萧锐甩脱,当时直惊的她眼睛瞪的滚圆,自己的手上的斤两,玉瓶儿最清楚不过,何况她还是灵体修持,方才看似只抓住萧锐衣领,实际双手是取了萧锐精神元魄制动的。

  如今在自己手上,萧锐轻松顿开,其中的变化与道理,只能用神奇和诡异才能形容。

  穷思不解之际,玉瓶儿只得娇嗔着骂道:“好的很!几天功夫,你竟然炼成这样古怪的本事,你定要和我好好说一说,不容我怎么也不放过你!”说着又来拿他。

  萧锐闻言一笑,却不再挣扎,被玉瓶儿带过一旁,二人争执了好半天。而尾随其后的丹娘一个字也听不懂,气闷之下,只得再找洞外的鳞虾们的晦气了!

  不想萧锐起身后,另一旁端坐的萧萑却不见动静,一直提剑在手,剑身一团煞气妖龙也似的游走久久不竭,看的众人触目惊心,不寒而悚。

  萧萑身上碧游甲原本也是深沉沉的碧绿色,与轰雷剑上妖气质地不差仿佛,随着萧萑调息理气时间越久,那碧游甲的灵性也越发彰显。

  功行深处,周身万亿细小密鳞仅如活物一般倒立而起,此起彼伏犹如水波一样的游走。

  随着轰雷剑身妖龙一声惊啸,竟猛地一个跳跃游入萧萑碧游甲内,瞬时间碧莹莹的剑身化做了玄青色,几乎与萧锐身外玄鹤甲一般模样。

  可令萧锐没有想到的是,待妖气钻入碧游甲后不久,遍身放出玄光的鳞甲又冲起一道水纹,重又涌向萧萑手中的轰雷剑而去。

  几次三番冲动下来,神甲与重剑的气质竟联在一处,恍惚之间剑光与碧游甲神光也成了一色。随着萧萑一个挣身,远处相观的萧锐就见自佳人脚下涌起一道烟波,瞬时冲入手臂。

  待流入剑身直至剑尖后,才化为一声霹雳,剑光一湛,爆耀如惊电,直刺的众人不能睁眼,好容易揉动双目再看时,就见萧萑气定神闲的立在当场。

  萧萑这一番惊变,玉瓶儿与丹娘不知究里,一时只是惊异,而萧锐心神却是一阵惶恐,只为他身外的玄鹤甲,此刻竟被萧萑剑、甲所放的精光,收勒了好些,似惊怕了对方一样。

  至于缠在腰间的诛心剑也是一样微微颤抖,跃跃欲试,随时有跳出少年人掌中的危险。

  就在萧锐心惊之际,耳边传来声音道:“这是萑公主不惜耗损神魂,强将宝剑与神甲揉炼成一体,这样强横的术法,也只有萑公主这样的体魄才能够承受!”

  萧锐忙道:“这到底是什么本领,对我萑姐姐又有什么伤害?”

  幽明疑声道:“锐王子即有玄鹤甲怎会不知这异术来历!”

  萧锐摇了摇头:“实在不知,还请仙长指教!”

  女荒神又看了萧锐一眼,这才道:“原来王子殿下真的不知晓,你的玄鹤甲与萑公主的碧游甲同出一炉,都是当日四长老为制服巨狰狞炼至的宝物,内里存着四圣精血,威力非同小可。

  萑公主为得神力以自身做引,强将妖力打入体内,可她心志高强,以此还不足够,还要连同轰雷重剑一同运气。

  此剑是杀神破魔凶兵,若得两般法器同时运用,威力至大,可对施剑的身体伤害也极大,稍有不慎,驾御不得便有遭反噬的危险。

  万幸鳞甲上狰狞甲被摘下,不然便是金仙披上也是性命不保。即便如此,每施动一次,萑公主也是随时有性命之忧!日后你们一路旅途漫长,还请锐王子殿下小心提携你这位姐姐才是!”

  萧锐点头道:“多谢仙长指教,弟子一定仔细留意,不瞒仙长,自披上这兽神界的那一日,我四位兄弟都是将它当做提炼功力的工具而已,只是萑姐姐太过霸道激进罢了!”

  幽明皱眉道:“真不知道人类怎么如此迷恋武力,一味的折磨身心也要强求,其实不必如此也一样可得修行,锐王子您晓习般若印法,自该不用我提醒了!”

  萧锐沉声道:“话是不错,只是个人有个人的缘法,以我而言可修行密宗真印,而萑姐姐也许这强烈激进的肉身修持法更适于她呢。”

  被萧锐这么一说,幽明倒是露出一丝惭愧,不由道:“殿下说的是,倒是幽明执坠了!”

  萧锐正待答言,就见的远处萧萑反手已将轰雷剑负在身后,佳人背脊一侧碧绿如煮沸的泉水一样惊走。

  转瞬功夫一柄轰雷剑已被甲身生出的一条绿蟒牢牢缠定,蛇口血信狂吐,正倚在剑柄之上,即阴森又狰狞,纵是不假辞色的女荒神见了,眉间也是一跳。

  “废话说的太多,只能耽误时间,荒神还有没有交待,不然的话,请即刻送我们上路吧!”

  “既然萑公主急于要走,自当由幽明送诸位一程!”

  玉瓶儿与丹娘在一旁听说即刻要走,连忙围笼了上来,只是丹娘还不忘她这多日积攒下的鲜虾,一力要全部带走才肯上路。

  玉瓶儿见了笑道:“也没见过你这样贪吃又不知滋味的,这些虾肉你都已经吃过快半个月了,顿顿不拉,就是天上龙肉也敢吃的做呕了,这会儿却又舍不得起来!”

  佳人嘴上虽是这么说却伸手从丹娘随手皮囊内取出一只收纳丹药的玉瓶,一时间将丹药一口合部吞入腹中,一边运用法术将丹娘身后满满一包袱鲜虾全都装入瓶内。

  眼看着丹娘满脸不悦盯着自己,玉瓶儿知道丹娘是在怪自己将瓶内丹药全都吃光了,不由笑骂道:“小气鬼,才吃了几颗破药丸你就急红了眼,再说这也全都是你那位蠢笨主人的,你倒是会闲操心!”

  说着,檀口微张,吐出鲜红的雀舌了,舌尖正裹着刚刚被吞下的丹药,为玉瓶儿不是肉身,连口水都没装一粒,以示让丹娘放心,一面又借机嘲笑丹娘。

  哪知丹娘见了玉瓶儿舌尖上的丹药,竟然想也不想伸过头,撅起樱唇就要啜入口中,吓得玉瓶儿连连躲闪,娇声骂道:“要死的臭丫头!一点脸皮都不要,女人和女人也是亲得的吗?”

  可丹娘却丝毫不听她的,仍是一味的想要夺回自己的口粮。

  https://www.xszww.com/html/82/82303/40930556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xszww.com。小说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roqasa.com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