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中文网 > 仁王坛城

319、藏灵珠 (贰)

  玉瓶儿的讥损并没有招致弧光的恼怒,反笑了道:“到底情人眼里与众不同,明明我这一副气派比你家男子要强的多,你这丫头却站在哪里说瞎话,你也不瞧瞧我这一身还不都是照著这小子变化的!”

  被老人这一番说法,玉瓶儿脸上一红,想要分辩,可弧光已收了幻相,同时两手交握一个金光绽起,就见老人忽地用劲将自己左手尾指两支长长的指甲掰下,顺手一送已递了一枚在玉瓶儿手里。

  佳人想著对方猴爪肮脏自然不乐接受,忙地抽手,正待喝骂,未知那长长的利爪只一离弧光的手掌,便是金光暴涨,待到了自己掌中已便成了一段金钩,却又透体如玉,明是一件威力极大的兵刃。

  见了这番变化玉瓶儿一时说不出话来,却听弧光道:“臭丫头,凭你先前和我一番顶撞我老人家就该把你收了炼神魔。

  只是我今日心情好,又觉得你这孩子说话有趣,所以赐你一件宝物,快收下吧,可别过一会儿我反悔又收了回去!”

  玉瓶儿骂道:“说要你这麽腌臢的东西,你看你那指甲缝里全是泥,一定是多少年都不曾洗浴过的,脏也脏死了!”

  可话是这般说,佳人手里却一丝也不曾放慢过,翻掌便将那金钩提在了手中。弧光见她机灵,倒没再与她斗口,只是一笑,复又将另一只金钩给了丹娘,便回首立在一旁持咒练法,只留下萧萑没有吩咐。

  萧锐早知弧光法力一定高强的厉害,可没有料到老人只持咒片刻,火海便起了巨大变化,海中央又显出一圈巨大的涡斗,可却没有想先时弧光出海时那样浮出一物。

  而是随著旋斗的下陷露出了海床後,忽得一道奇光冲天而上,直灌九霄,光芒深湛晶莹无比,远远望去好似一支擎天巨柱,纵是四周火海无边无尽,可火光却被那光柱的奇光压的一点不剩。

  耳听得弧光一声惊叱,便见海底有一团精光跃出,奇光皎洁,便是赤光当空的九阳也不能相比。

  萧锐虽不知那所谓藏灵珠是一件何等威力的宝物,可看著一向轻松自若举手投足都是威力的弧光此刻竟披散了头发,周身颤抖,额角汗水如雨一样的洒下,也可见其一斑了。

  未想弧光这里一番动作,玉瓶儿在一旁也未闲著,一面与那丹娘递了个眼色。

  之前丹娘早已得了玉瓶儿指点,见机连忙将双掌一引,做了个拜天状,就见佳人臂下忽显一段惊虹,转瞬之间如凭空搭起了一座金桥正架在自身与那仍为弧光做法旋出的海底深处。

  到此刻萧锐猛然间明白过来,不由也赞叹玉瓶儿心细,果然等少年人回首望向玉瓶儿时,就见佳人已从怀中取出一捧金砂,于极短的时间内又将一座阵形布出。

  只是今次布置的并不是上一次与金屏交斗的六芒星阵,而是个万字佛印,转眼亦是旋转了开来。萧锐观察的仔细见那万字印竟是倒转的,不由心上起了一线疑问。

  就在萧锐思忖的当儿丹娘已凭借自己的本事将海底积蕴的灵气汲出,得玉瓶儿帮助,瞬时间众人都得取灵气补益。

  萧锐与萧萑尤其得益,二人都是步战力士,气力一旦恢复的完足,一身战力也如潮水一般的涨了起来。另一边厢弧光虽有觉查,可此刻正是他行法要紧的当儿,未免功亏一篑,老人并没有止了手脚。

  随著藏灵珠每往空中上浮一分,珠光便盛有一倍,待得宝珠完全浮出海面,宝光已是冲斥天地,所有人物只见眼前白茫茫一片,其余什麽也不得了。

  刹那之间,竟让人不能辨方向,仿佛天地也没有上下分别,众人只是置在奇光之中,连意识也渐渐模糊了去。

  就在此一刻,又听得弧光一声清啸,竟合身往了前向扑去,於此同时萧锐掌上被老人刻划的符印也是瞬时间绽起几许青光来,不想漫天奇光遇了那青光,便如有了渲泄处一般,源源不决被引了过来。

  萧锐虽知弧光在自己掌中划的符印有大缘故,但也没有想到会是这样威力惊人,口中声疑,可那奇光还是不绝涌入自己体内,瞬时间少年人麻痒难当,身形也涨大了许多。

  他原本长的高大,顷刻间几长了一尺,已是身高九尺的巨人。可这做巨人的滋味却著实不好受,纵是萧锐运全力相抗,可他依旧是对那涌入身体的奇光没有一点办法,阻止不得。

  时间稍长,就是众人里最不灵光的丹娘也知道再这般下去萧锐也得不住灌入体内的灵气涨死。

  玉瓶儿见此震惊,忙上前欲运传万字阵汲取涌入萧锐体内的灵气,未想她这里才刚施法,却见萧锐脸色已轻松了许多.

  心里疑惑,潜心留意,却发觉涌入萧锐体内的灵气竟在不知不觉间被别的力量抽走,玉瓶儿法力本就高强,稍一思忖回味过来,不由对著弧光的背影咒骂道:“老家夥真是可恶之至,又卑鄙又贪心!”

  说到这里玉瓶儿也再不犹豫,将怀中紫金葫芦取出,抛散兵豆增强万字阵法力,生力向了那光芒深处施法汲取藏灵珠灵气.

  未想弧光早有预防,玉瓶儿阵形晃动,汲取灵气时,竟得白虹贯日一样将那灵珠蕴藏的灵气汲走,为威力太大,玉瓶儿无力收纳,只见法阵一个精光乱绽险些被过多的灵气崩毁.

  玉瓶儿好容易才将阵法扶稳,等她发觉是弧光施的法术禁制後,佳人直恨地咬牙切齿,却偏又无可奈何!

  就在玉瓶儿愤恨之际,却见萧锐与她连使眼色,目光直往了自己腕间弧光划下的符印上落去。

  玉瓶儿被他提醒登时眼前一亮,心道萧锐的确机灵,忙又重新振作精神将法阵换了方向朝了萧锐卷去,顿时将萧锐符印照引的灵气吸走不少,且未受其反制。

  时间不大,玉瓶儿便发觉如此这般还有好些缺漏,虽说自己可以乘机汲取一点藏灵珠灵气,可与灵珠本身相比不过九牛一毛.

  萧锐此刻腕间符印,不过是弧光用来牵引灵珠的布置而已,而自己却趁机去取灵珠,如此一来吃苦的是萧锐,实在有欠公平。

  玉瓶儿越想越气,终於利字当头,不再犹豫,大胆地请丹娘主持阵法,而自己则只是从旁携力。丹娘本是古荒神的後代,体质特异,积擅吸纳灵机.

  此刻为玉瓶儿镇守法阵,顿时威力增强了好些,法阵先是如飞车一样的转动,之後竟成了一道旋风,将漫天耀人眼目的精芒如汲水一样的取了去。

  得其相助,萧锐这面轻松了好些,当时得机会换气调息,一个沈声低喝,半只臂膀便已为少年人真气逼的青紫,如铜铁一般浑厚。

  哪知弧光真如先时说过的那样转生幻化法术远在萧锐之上,一点符印比少年人想像的要威力许多。

  任是萧锐这面如何运动,那不住地流经体力,却又转瞬被弧光借法术取走的藏灵珠灵气仍是源源不绝朝了少年人体内涌来。

  萧锐为自己力不能胜,皱紧了眉头,可稍时便又眉头一展,当下作法将脚下火海一缕火炎气借道那弧光施法的符印往了体内取来,瞬时就又被弧光取走。

  玉瓶儿在一旁看萧锐借法将弧光畏惧的火炎摄入其体内,不由展了眉头娇笑,暗赞萧锐的确机灵。

  可一面又为少年人担心,到底萧锐在摄取火炎的同时自己肉身也要为其烘焙,不要未将弧光制服,自己却已先掉了性命,佳人为此又不由地笼起了秀眉。

  可与此同时,就见空中藏灵珠忽然寒光大涨,光芒如波浪一般的涌了过来,若不是玉瓶儿万字阵一样也在吸纳宝珠灵气,所有人几乎又又被光芒淹没。

  见此,玉瓶儿大笑道:“哈哈,这回可轮到那臭老头吃苦了,只想著害别人自己占便宜,天底下那有这麽好的事儿!”

  话音未落,天地一黑,藏灵珠宝光忽又黯淡了下去,寒光火海下寒光绽放处,却见一身影正搂定了一只宝珠。

  玉瓶了放开目光看去,正是弧光老人赤著身体将藏灵珠抱在怀中,想是不耐那珠光,直挣的面孔扭曲,一口刚牙咬的吱吱作响。

  “他这是怎麽了?”萧锐不解道。

  “哼!这老家夥处处设防却没料到你会用炎火烧他,这粒藏灵珠虽然是他极想取的物事,不过此刻的他功力不足往日一成,已没有多少力取蹿去,他又贪心舍不得放手,自然要受一番煎熬了!”玉瓶儿冷笑道。

  “那他究竟会怎麽样?能有法力将这宝珠收归己用吗?”萧锐又道。

  玉瓶儿耸了耸肩:“那我就不知道了。”随又笑道:“不过你要是继续往他体内卷入炎火,我敢保证他一定取不了!”

  萧锐低头看了看掌底的符印,又再瞧了瞧兀自在空中挣扎的老人,摇了摇头道:“还是不要了。

  这位前辈法力的确高强,又被人在海底困了这麽多年,功力大为减退,要在这等情况下被制死,实在叫人难以心服,他也是得道多年的老人家,论理不该有这样的下场!”

  https://www.xszww.com/html/82/82303/40801901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xszww.com。小说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roqasa.com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