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中文网 > 仁王坛城

363、魔女 (壹)

  话说萧锐从李虎口中了解秦小养各项苦处后,当日便在秦府酒宴上又赐了秦家好些封号与财宝,既然已经有了二品的“底气很足夫人”,那原配范氏少不得也要封个一品!

  秦家八位夫人原本对萧锐授意李虎与姜冲伙带秦小养外出厮混敢怒不敢言,可想着当今这位圣上对秦家确实不薄。

  秦小养虽然战功着著,可到底年纪还轻,不能与姜冲和李虎两位老人相比,可在席上所受到的礼遇却远在二人之上,一时上八位“悍妇”心情好了不少。

  再加上不久之后因闻讯萧锐在秦府蹭饭,洪戈、莫妍等众位库夏族统领及至范增、吴廉这些玉榴国原有的文臣也陆续来凑热闹,搞的秦府里一片人山人海,欢歌笑语。

  众位夫人虽然事出意外,可想着能有这么多玉榴国最重要的官员聚汇在自己府中,这无疑是极有光彩的事,一点小小的怨恨也就暂时搁过一旁了。

  可就在宾主相宜,气氛热烈之际,忽听得有一传令兵直闯秦府,一径闯到众位大人与君王前,跪下伏礼。

  向了萧锐禀报道:“报王上,梁王有御旨,要我玉榴国以三月为限,集结兵马北伐无憾王,不得有误,如有违命者,斩!”

  虽只是一句话,可待那信兵话音落地,本来热闹的大殿下顿时变的悄无声息,群臣齐刷刷将目光聚在萧锐身上。

  哪知道萧锐听了也是苦着脸一笑,对着那传令兵道:“知道了,你下去吧!”忽又想起什么,打趣那兵士道:“信兵一路辛苦了!”说着,吩咐左右便赏了传令兵一顿饭。

  话说这坏消息从天而降,场上热闹的气氛顿时一扫而光,想要再重拾先前的热闹是再不可能了。

  萧锐打量了一眼群臣,见众人个个都瞪着眼睛似有满腹的话要说。

  当时拣了一个最坐不住的洪戈道:“洪统领,看你的样子似乎有话要说,眼下就要打仗,大伙想好好热闹一番的兴头是没了。

  如不介意,我想听听各位对此北伐都有什么意见?哦,对了,真对不住,我才刚回来一天,如今梁王殿下又是哪一位啊!是我二哥,还是八哥?”

  玉颜公主闻声,从一旁答道:“是二王子殿下!”萧锐闻声点了点头。

  两人这里说话,对面洪戈浑厚的嗓音已自响起道:“回大王陛下的话,照洪戈的心意,如今以我们玉榴国的实力完全可以不用理会梁王的旨意。

  在洪戈的心目中,王上的威仪和尊严完全超上当今梁王十倍,大王您也是武帝血脉,当日众位王子趁您不在私立了梁王,以洪戈的意思,拥护您做了整个梁国与玉榴的王都是应该的!”

  洪戈话说的虽然粗糙,可话里的意思却是长着玉榴国的气势,当时话音刚落,便有多数人喝彩附合,场上气氛又热了起来。

  萧锐哈哈一笑道:“洪统领你说的这话,可是太过高看我了,再说我们玉榴这几年来连年大战,好容易休养了三年,再要举战事确实不合适,人民也多半会有怨言!”

  “哪,姜将军的意思呢?”萧锐同样征求起姜冲的意见来。

  姜冲身为汉军第一勇军,又是事实上费千里的接班人,所代表的意见比洪戈还重有份量,秦小养一样为姜冲马首是瞻,当时群臣又将目光移到了姜冲的身上。

  哪知姜冲微微一笑道:“陛下已有主意,姜冲自当领命!”

  萧锐摇首笑道:“这倒不然,我虽已有主意,可也很想听一听将军的意见。”

  听了这话,姜冲才收起了笑容,凝了凝眉道:“如今天下三分,好容易有了大一统的机会,姜冲擅自揣测陛下圣意,怕陛下是不会放过这一机会的。

  忽辟邪当日趁大梁与西羌交战之际,厮机地犯梁州,显见其狼子野心!可之后又为西羌大败隐忍不出,又见忽辟邪之善忍,能有这样的野心与忍耐,不日必将是梁州与我玉榴的大患。

  二王子虽然已登基称帝,可众王子中除八王爷全力支持外,都是貌合神离,尤其大王子殿下的东辽因势力过盛,至今还未全部为二王子殿下臣服。

  无论内外,以二王子的心性事必要用一场战争来涂改,以三月为限要求我玉榴列兵漠北,正是在试探我玉榴的心意!去或不去其实都是一场硬仗。

  以姜冲所见倒不如出兵为上,一来可趁机显我玉榴军力,二来战刀出鞘,不但不落人口实,还可威震四方,令二王子殿下投鼠忌器。

  这第三嘛,姜冲说一句犯上的话,以我玉榴现在的实力,纵是二王子将我大军调离,也不是短时间内可以攻破的。

  到时我军自北而南回扫正可攻破梁州大本营,二王子殿下虽然一向强横,却并不是鲁莽之辈,这样的大忌绝不会犯,何况他身边还有八王爷萧铁在。

  以姜冲所知,八王爷的声威犹在二王子殿下之上,虽然他此刻得了八王爷强助,可同地也是一柄双刃剑,随时都有被属下拥八王篡位的可能,毕竟还有那么王爷公主们在一旁冷眼相看不是!”

  “呵呵,说的不错,还有吗?”听了姜冲一席话,萧锐不住笑着点首。

  “还有……。”说到这里姜冲皱了皱眉。

  “有什么话,将军只管说!”萧锐笑着鼓励道。

  哪知道接下来的一句话却着实把萧锐惊呆了,只听姜冲道:“只是有一件事让姜冲有些担扰,先王鸾贵妃如今已下嫁二王子殿下。

  这位贵妃娘娘当日在尚余风范,臣下们都是见到的,那位候玄机国师想必也一定是力辅二王子殿下,有这两位心意难测,行事邪气的两个角色帮助二王子殿下,姜冲以为,不能不防!”

  姜冲说这句话,本是做为臣子的忠心直谏,可让他完全没有料到的是,这句话刚出口,原本还笑容可掬,一脸轻松的萧锐此刻却张大了一张嘴,大到足足能放下两个大鸭。

  先时的那些轻松早飞了没影,过后也不再询问众将意思,勉强又坐了小半个时辰,便差不多要用落荒而逃来形容他狼狈的起驾回宫。

  群臣见萧锐前后一会儿功夫便如换了两个人一样,都是不明所以,心里也只能用圣意难测来形容了。

  等萧锐与公主回到宫中后,天色已经大黑,公主耐心等了半天,直到身边宫人们都退下了,这才开口询问道:“殿下有什么心事吗?要是玉颜猜的不错,多半是和那位鸾妃有关系吧?”

  此刻萧锐的脸色极是难看,犹豫了许多才开口道:“公主说我自入寒冰狱后已过了三年时光,这可是真的?”

  玉颜公主听不出萧锐话里意思,点了点头道:“殿下当日失踪时正是隆冬,现在已是深秋,再过三个月正好是整三年了!怎么,殿下到现在还不信你在寒冰狱已渡过了三年时光?”

  哪知萧锐并不是在为这件事烦恼,闻声也只是点了点道:“没有什么,我这也只是求证一下而已,在寒冰狱内虽然不见天日,可照我的渡算,最多也不是半年时光。哎!没想到时间竟过的这么快!”

  玉颜公主虽然不问世事,却是绝顶的聪明,当时道:“可照玉颜看来,殿下的心事还不只如此,有什么能让殿下您这么害怕鸾妃,同时又害怕匆匆已过了三年时光的呢?”

  玉颜公主这最后一句话,差不多是在自问自答,可萧锐听了,却是一颗心险些从心房里跳了出来。

  好在他这么多年征战与打熬早养了一张极厚的脸皮,想着这样的事终究是躲不过去的,干脆还是坦白些交待的好!

  谁知正在萧锐刚要开口,就听玉颜公主忽然道:“哦,原来是这么一回事,玉颜明白了!”

  萧锐这多时里一直在担惊受怕,公主这里突然说自己全知道了,当时又吓了个半死,可心里还存着万一之想,希望公主是猜错的。

  不由直勾勾盯住玉颜公主道:“公主殿下都知道了些什么?且说来听听!”话到最好竟有些打颤,全忘了自己本来就打算要坦白从宽的。

  可玉颜公主一点也没有让他失望,当时道:“原来殿下在担心鸾妃当日腹中的胎儿,照殿下这般情切来看,难不成这胎儿竟是殿下的骨肉?嗯,照理来看也只有这么解释才通了!”

  玉颜公主这话才出口,萧锐那边就是一个趔趄,险些栽倒,他全没想到公主竟是这等聪明伶俐,自己不过问了一句话,便被对方猜了个清清楚楚。

  想着自二人大婚以来,玉颜对自己无微不至的关怀,举国相付,自己却陡然间多了一个和鸾妃的孩子,不知该多伤公主的心!

  没想到玉颜公主忽然也是一叹道:“只可惜鸾妃产子时,传闻只见有两条清光自鸾妃腹中蹿出,并没有成形的胎儿,并没有为殿下生下一男半女!”

  “咦!这是怎么回事?”不得不说,萧锐虽然从玉颜公主口中得知了一个噩耗,可他心里实实在在松了一把。

  https://www.xszww.com/html/82/82303/40570978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xszww.com。小说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roqasa.com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