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中文网 > 仁王坛城

418、四方使 (肆)

  话说弧光一时看不出司徒冷施的是什么法术,可对面的凌叫化三人却不给他时间思考,当时就见曲青瑶腾身冲到了司徒冷幻化的烟幕前,双臂接连三振,便见有三道飞剑自女子体内遁出。

  一般的都是万重剑影,凝舞空中,如三道自天而将的银瀑,煞是奇幻,绚丽绝伦。

  萧锐在旁见了一惊,后又哑然失笑道:“呵呵,武当派三位长好大方,居然将压箱底的飞剑都传给了曲青瑶一人!”

  原来,曲青瑶此刻施动的飞剑倨是和萧锐一般的太乙分光剑,且剑色纯凝,并不逊于萧锐主剑多少,萧锐当时看出是花灌子、绿云仙子三位武当长老之物,不怪曲青瑶自与自己见面后一副有持无恐的模样。

  要知太乙分光剑剑影重重,最擅幻化,如今三剑联成一气,其威力要比一口何止大了数倍,曲青瑶虽然仗着宝剑威力,但想到她不过是一名二十多岁的年轻武当后进,竟能凭一人之力同时操纵三剑,这已是一件不得了的事情了。

  只是萧锐还有心里还有疑问,按说太乙分光剑也是金精所制,不会不受到两仪磁精的约制!但随着曲青瑶屏指点动,三口太乙分光剑即时沉入尚自浮在空中的司徒冷所所的绿幕中,萧锐便已有些明白。

  可叫萧锐再一次意外的是,夹带起层层绿幕的分光剑,分别又有两口分别如飞入不远处凌叫化与智深和尚掌中……。

  凌剑化与智深和尚本就是当世第一流的剑仙,虽然这两口太乙分光剑并不是自炼的防身宝剑,可一剑在手,只稍一凝动,冲天的剑气依旧散漫了开来,如此与曲青瑶剩下的一口交相呼应,竟成了一座剑阵!

  随着曲青瑶惊身作啸,凌叫化与智深和尚二人成犄角状先自向了弧光袭至。

  而曲青瑶则从后掩至主持阵法,他武当派太乙分光剑的确与众不同,一时三剑联成一气将半边天空都映成了银色,夹带着其中司徒冷施法的绿幕,竟是翻江蹈海一样的压了过来。

  弧光至此时也是面露惊容,想要退走,可身后的火焰宝珠已是燃成了百丈火海退无可退,而对方来势汹汹也不禁将老人激怒。

  当下扬起十指,掠动身形与凌叫化与智深和尚斗在了一处。当时就听丁丁冬冬一阵打碎玉盘也似的敲击声,弧光与凌叫化二人已化成三道疾风裹在了一起。

  萧锐从来自负自己外门功夫一流,可在见到三人拳脚后也是倍感汗颜,心道便是师傅云飞浪人在此也不过与凌化子或智深和尚仿佛,而自己则为拳法火候还要略逊一筹。

  而到了此刻萧锐也才见到弧光身手的极至,就见老人即便是在不能发动剑气,空手敌对两人两口仙兵利刃,与远处曲青瑶主持太乙分光剑阵不住将剑影压下。

  直至老人身前身后无一处空隙的境地下,依然与三人战了个平分秋色,难解难分。

  曲青瑶见四人联手久战不下弧光,焦急之下,引声作啸,空中双战弧光的凌叫化与智深和尚闻讯忙将宝剑交在左手,右掌一张,便是斗大金雷自二人掌内连环轰出,如雨一般的向着弧光洒下。

  弧光见状一面将护身神光排开抵御神雷,一面冷笑道:“想斗雷术吗?有趣!”

  说着,一样也是伸出枯瘦细长的毛手,只见五指指尖透放寒光,转眼便结成了五枚雷珠火丸,随着老人反手指动,雷丸便似弹子一样的激射而出。

  虽是体积细小可与凌化子二人金雷相撞时却不落一丝下风,双双轰爆当空,溅起漫天的金星与银屑。

  且弧光一出手便是五枚雷珠虽然只是单手,却比凌化子二人联手还要施放的快捷,到后来,若不是有曲青瑶太乙分光剑及时压上,分解二人负担,竟还要落了下风。

  可凌化子也不是易与之辈,见手脚快不过弧光,当时竟不在将太乙神雷施放,而一掌向天,神情凝重,端身不语。弧光见他气象,反而面露惊容,一丝不敢大意,将护身神光运动的更加皎洁,仿佛准备好了要硬碰硬的比斗一场。

  而一旁曲青瑶看出便宜,忽然倒身就走,将三路太乙分光剑剑影拉的奇长……。

  萧锐旁观者情,当时看出智深和尚与凌化子掌中两团剑影好似合组成一弯长弓,曲青瑶的剑光则是弓弦,而她自己此刻却不知身藏了什么法宝,竟然一身上下涨起十尺赤焰。

  随着少女真气运动,身外赤光越来越凝炼坚固,萧锐当时猜出她要形什么异举,眉头一皱,不禁为弧光捏了一把冷汗。

  与此同时,凌化子撑天的巨掌已是招引的天空浓云密布,云丛深处赤火金雷此起彼伏,声声震耳。随着他一声虎吼,空中数十道雷光如金、银二色的铁线蛇直在空中乱走,直并入其掌中。

  再见他大手按落,顿时向了弧光驻身处倒灌了下来,撞在弧光护法神光外,雷光法光迸溅在一处,将其中老人耀的好似一轮升空红日,光皎万端,虽是凶恶危险到了极点,却又煞是奇幻绚丽,夺人眼睛心魄。

  见凌叫化这里仗接引神雷与弧光斗了个平手,智深和尚与曲青瑶则又同时发动。

  一个将弧光身后阻其退路的赤火灵珠祭起,倒向弧光击来;另一个则将自身化为流光火影,劲往弧光当胸射至。当下一前一后,外有凌化子万丈雷光接引,三面同时夹击。

  待三股力道汇绞于一处,登时炸起崩起万丈雷炎火光,紫电金花打的遮天避日,奇光迸碎,炙灼的围观者两眼生盲。即使是萧锐也难挡其锋,忙化身作了清风,这才避过双方挣绞作一团的劲气疾风。

  待烟光散落,就见曲青瑶已被震出百尺开外。智深和尚一身袈裟也破了个千穿百孔,一枚护法火灵珠也被震飞九霄云外,浮空做了一点红星久久不见落下。

  只有凌化子功力最高依旧与弧光对峙,但一条左臂也已塌了下来,看样子已被震碎了好几截。

  而弧光此刻衣角也已散漫,脑后乱发披作一团,齿牙间也迸出了血丝,似也受了一点内伤。但终究还是占了凌化子的上风。

  就在众人都以为凌化子支撑不住多一会儿,忽见空中散落的绿幕烟气一收一滚,登时显出赤身露体,不着一物的司徒冷少年来。

  当下一把用双臂将从弧光身后将其颈项牢牢锁住,拼尽全力欲将老人制服,莫看他虽然身体修长,生的精瘦,可两臂却似铁干一样的坚硬。萧锐也是外门高手,一见便知对方在拳法一途上与自己一样走的很深。

  且说弧光自被司徒冷锁住,自然竭力挣扎,他是天生的灵性过人,身体每一寸发肤都已锻炼到了极至,当下双臂一圈一挣,身形使一收一缩,陡然增大又缩小了数倍。

  满以为借此完全可以从司徒冷双臂中脱出,未想随着少年人身外寒光一绽,老人在眼见着要挣扎出的一刹那竟不禁将身一抖。

  虽只滞凝了一瞬,还是被司徒冷复又连环运十字臂将其锁住!如此一幕,实出弧光大意料之外,老人的眼神里第一次露出些恐怖与狰狞。

  再说自司徒冷显身将弧光二次锁住,其三位同伴登时精神一阵,起先由凌化子一个龙斗发劲,体内自有一道青光冲天而起。

  后有智深和尚也是一样大喝一声,脑后亦有一道黄气上冲九霄。至于曲青瑶原本就身披红霞赤光,与三位黄、白、青三色交相辉映,竟然于转瞬之间联成了一气。

  在四色奇光运动逼迫之下,弧光浑身长毛如钢针一样的坚起,本来一对火眼瞳子,此刻更是急挣的如能流出血来,身体阵阵发抖,似正在遭受巨大的痛苦。

  萧锐从来佩服这位老者,不意他也有落败下风的时候,眼看着弧光在四方使手下神形、身形渐渐萎顿,心里竟然说不出的难过。

  有心想上前助老人一臂之力,可怎么也举不动的步子,何况他还知道以弧光这样的高人,若被自己出手相助才能逃脱四方使手底,这可比杀了他还叫他难受。

  正在萧锐心思不爽之际,身后忽然传来风动声,少年人回首望去,原来是阿曼与朱犀二女结伴而至。萧锐惊声道:“这里太危险了,你们二位还是退远些观看才好!”

  不想,阿曼摇了摇头道:“这是千载难逢的机会,阿曼一定要仔细观摩,想来公主在这里的话,也是一定不肯走的。”

  阿曼的话,令萧锐有些不解,当时将目光投向了朱犀,果然听朱犀回道:“阿曼姐姐的意思是,这四方使身上藏了奇宝,外有同气联息的法门将四人功力集于一处,这是一门了不得的镇祭妖魔的大法。

  这不只可以用来收制弧光,对付食日狼一类的乾坤教祖也一样有效,以王子殿下以后的打算,若是能得这一法门,便可让窥伺殿下您的神主们有所忌惮,万一真要到了针锋相对的一刻,也有一拼之力。”

  萧锐听到这里斗然间明白过来,忙往战场看去,只见青、白、赤、黄四色奇光,各得其主,各有各的运用,相互依扶叠加,纵是弧光也摆脱不得。

  明是一门艰深之极,绝顶奥妙的奇门阵法,不怪阿曼这般谨慎小心的观摩。以弧光乾坤六祖的身份尚被其压制,要是自己真也能找来比凌化子四人还要功力高强的强力助手。

  只怕对付食日狼或鬼母,也一样奏效,想到这里,萧锐心里也是精神大振,也顾不得再同情弧光,只将双眼挣的滚圆,仔细观查凌化子为首的四方使到底是怎么生力锁拿镇祭弧光的。

  可随着萧锐观察时久,少年人忽然想起,凌化子四身体内冲起的奇光,明显是外用的法宝的所致,而异日自己若要联合四人对付食日狼却没有这四枚不知名的宝物镇祭,也是于事无补,不能成功的,不由心上一冷。

  可就在少年当心一刻,一向被他贴身穿戴的玄鹤甲忽然一声惊啸,纵起盈尺的乌光,把少年上身打的如同浸在雪水冰窟之中,得到这样的提醒,萧锐心里忽然如生起一盏明灯也似的雪亮!

  “原来传说竟然是真的,呵呵,看来这还要劳动我大哥和二哥,还有萧萑姐姐!这有可能吗?没可能的……。”

  萧锐一阵喃喃自语,把朱犀与阿曼听的一头雾水,可眼前的小主人两眼却是直绽精光,满脸的兴奋!

  https://www.xszww.com/html/82/82303/40326566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xszww.com。小说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roqasa.com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