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中文网 > 太初

第一千四百零八章 仙人来了仙人来【三更】

  心魔幻术的力量异常强悍,而秦浩轩又没有做任何的抵抗,刹那之间,全身修为连同记忆一同被封印起来!

  鸡啼三声,天依旧是黑的,冬日冰寒的气息从纸糊的窗户内一点点渗入房间,裹着厚厚被子躺在床上的王学勤,将手从暖和的被窝里伸出去试了试,被冻得瞬间又收了回来。

  三息之后,床上传来王学勤一声低喊,他动作十分迅速从被子里抽出自己的衣服,虽然只用了几个呼吸不到的时间就把衣服穿上了,但依旧被这隆冬的寒意冻得全身发抖。

  穿好衣服后,王学勤原地蹦跶了两下,活动了下身体,这才搓着手出门,一打开门,迎面而来的冷风把他冻得一僵,他快跑出去,来到厨房,动作熟练的劈了一会柴,感觉身体暖和了过来,这才开始烧火做饭。

  白昼的青白色渐渐取代了夜的浓黑,从沉睡中醒来的临河村渐渐热闹了起来,炊烟袅袅,早饭飘香。

  “学勤!吃好了没?”

  王学勤正在收拾吃好早饭的碗盆,听到外面人的叫喊声,连忙应了一声,用干净的手巾擦干了手上的水珠,跑回房间,取了几摞书,出门去了。

  “昨天夫子布置的课文你们都看了吗?”林衡一边走一边翻看书本,问大家。

  同行的一共有三个人,都是同乡准备今年考试的书生。

  年纪最小的林周英打了个哈欠:“布置那么多的任务,哪有时间全看啊?只求今日夫子抽查的时候别再检查我。”

  “我看悬,你前几日做的功课都不好,夫子这几日看来都要抓紧你了。”王学勤摇头说道。

  上一次考秀才落榜的赵展图拍了拍王学勤的肩膀:“你小子行啊,若是我们有你这样的脑瓜子,也不用愁被夫子提问了!”

  林周英苦着脸道:“是啊王大哥,把你脑子分我一半,我也不至于天天这么惨,你看看我的手,这几天被夫子打的都肿了。”

  王学勤瞥了他们一眼:“我看你们是该,来年开春就要考试了,你们还这么松散,阿英你在学堂上不听讲,只知道睡大觉,还有你展图,天天喝酒……”

  林衡看到王学勤看向自己,连忙举起手来,一脸真诚的说道:“我这几日可用功了!”

  “还得坚持才行。”

  “是是是,谢王夫子教导!”林周英拖长了声音道。

  “哈哈哈哈哈……”

  临河学堂就在眼前,一路笑闹的四个人也渐渐安静了下来,他们迈过古朴的大门,分别坐到了自己的位置上,趁着夫子没来,赶紧温习昨日的功课。

  学堂内的人渐渐多了,朗朗读书声从屋子里传出去很远。

  还有不到三个月的时间就要乡试,所有的书生都摩拳擦掌,读书致仕是他们这些贫寒书生的唯一出路。

  王学勤眼睛微微闭着,书本里的内容在脑中清晰的闪现,他晃着自己的脑袋,随着书文的韵律转动,他记忆力不错,又肯下苦功夫,无论是背诵古文书籍还是执笔论文都很出色,夫子也十分看重,他向往书籍中所描绘的君臣际会,一心想要科举进仕,到更广阔的天地施展自己的抱负。

  冬日寒风肆虐,飘扬的大雪不知道下了几重,天地间一片素白,万物沉寂,天地静默,只待春归。

  东风解冻,春回大地,柳条抽芽,冷冽的冰霜被清澈的溪流冲散,嫩绿的色彩覆满山间田园。

  王学勤穿着新作的衣裳,对父母牌位拜了三拜,简单的收拾好行囊,关门落锁,往镇上乡试地点走了过去。

  “我有点紧张啊。”林周英望着来来往往的考生以及表情严肃的考官,拽着王学勤的胳膊道。

  林衡提着东西赶来汇合,考试的地方排起了长队,有县衙官兵帮忙检查考生有没有作弊带小抄。

  “这种场面你都能紧张?那以后的更大的考试你是不是要昏过去?”王学勤毫不留情的打击着林周英。

  林周英长长叹了口气:“我爹都准备好皮鞭了,如果我考不上,他会打死我的。”

  王学勤翻了个白眼:“怎么可能,顶多打你个半死,过两年接着考。”

  林周英的脸顿时变成了苦瓜。

  林衡到处张望了一下,疑惑的问:“赵展图那家伙呢?”

  “一直没见啊……”林周英道,“按理说他应该早来才对的……”

  “来了来了!”王学勤指了指大队伍后面。

  姗姗来迟的赵展图冲众人挥了挥手,不紧不慢的走了过来。

  “喂,你做什么去了这么晚才来?不怕进不了场啊?”林衡道。

  赵展图在他们中间站好后,左右看了看,神秘兮兮的说:“你们懂什么?我一大早去夫子庙上香了,求了六根红绳!”

  说着,赵展图撩起自己左右袖子,六根红通通的绳子分挂两边。

  林周英不明所以的问:“这有什么用?”

  “啧,当然是请天上神仙保佑了,前年我就是因为没去求才落考的!”

  林周英登时变了脸色,惨叫一声:“我没去求啊,怎么办,这岂不是一定会失败?!”

  “哎呀你吵吵什么?”见所有人都看了过来,赵展图拍了一下林周英的脑袋。

  “哥,赵哥,你给我一根吧。”林周英扒住赵展图的手,可怜巴巴的说,“我要是考上了,请你喝酒!喝大的!”

  “臭小子你给我松手,这可是我好不容易求来的!”

  林周英跟赵展图闹在一起,看的王学勤只想笑。

  “学勤啊,咱们也抢一根吧,你看那小子得意的样子,这种事宁可信其有啊!”眼红的林衡见林周英已经成功抢到了一根绳子,忙迫不及待的加入了抢劫行列。

  林周英抢到红绳后立即栓到了自己身上,一蹦三跳的来到王学勤身边,看撺掇他:“你看他小气巴拉的样啊,身上有六根都不知道分享一下,你快去也抢一根。”

  王学勤只瞥了一眼脸都被气红了的赵展图,就重新收回目光,落到不远处的考场,他很淡定的说:“我不信那个,凭我自己的本事,考个秀才还是很轻易的。”

  林周英正美滋滋的抚摸着红绳,一听这话,撇了撇嘴:“也是,你功课做得那么好,夫子都夸你拿下秀才称号轻而易举,但那也是多一重保障啊。”

  王学勤摇了摇头,他对自己的才学非常自信,他就是最大的保障。

  排队进场,分号入座。

  与几个人告别后,王学勤来到自己的座位前,仔细的收拾桌面上的用具,磨好笔墨,铺好镇纸,安安静静的坐着,无视了其他人,静等开考。

  这场考试一考就是三天。

  期间陆续有学生因为作弊被直接带走,取消考试资格。王学勤完全进入了人笔合一的地步,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答身前题。

  从考场出来的时候,王学勤伸了伸懒腰,竟然觉得神清气爽,相比较其他人虚弱的样子,更显的精神奕奕。

  “我在这我在这,不行了,快扶我一把。”林周英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有气无力的。

  王学勤转身,就看到这小子一脸菜色的靠在门前。

  “你怎么回事啊?”王学勤走过去,一把架起他,朝外头走去。

  门外林衡与赵展图已经在等着了,看到林周英虚脱的样子,都笑了。

  “一群没义气的笑什么笑?”林周英生无可恋的看着天空,“没想到真的考到夫子指定背的书籍,我当时为什么就不背呢?!”

  “完了完了,我爹那顿揍看是跑不掉了。”

  “公布考生成绩的榜单在一个月后,你可以趁着这一个月多吃点好的,养的皮实点,没准能逃过一劫。”王学勤松开扶着林周英的手,凉凉的留下这句话,背起自己的行李,朝家中走去。

  林周英一个踉跄,眼睛刷的亮了,从后面猛地赶了上去:“说得对啊,还有,我得让我娘给我缝制点厚实的衣裳。”

  赵展图哼笑一声:“再过一个月天就热了,你也不怕长痱子!”

  “长痱子也比被打的皮开肉绽好。”林周英头也不回的说。

  林间小路上,四个人有说有笑的走着,夕阳把他们影子拉的很长,少有忧虑笑声时而惊起丛林中的小鸟。

  乡试考试的成绩一个月后揭晓,王学勤以第一名的成绩高登榜首,幸运的是其他三人也都在红榜单之上,虽然林周英排最后一名,但他还是很满足了,最起码少了一顿揍。

  这日四个人正在村里的酒馆喝酒,林周英对赵展图千恩万谢,有些醉醺醺的他语无伦次的说道:“赵大哥!以后你就是我亲哥了,亲哥!没有那条红绳,小弟我可能就见不到你们了!你们不知道我爹有多狠,那棍子,有我胳膊粗!大哥来,咱喝酒!”

  赵展图只顾着喝酒,根本不去理会他。

  王学勤拿着酒杯轻啜着,心中却在盘算一年后的考取举人的那场测试。

  林衡跟酒馆女儿调笑着,风吹柳花满店飘香,熏得人飘然若仙。

  “仙人来了!仙人来了!”

  https://www.xszww.com/html/73/73848/41660530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xszww.com。小说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roqasa.com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