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一四章在加尔各答郊外

  加尔各答地处印度东北部恒河三角洲,一七七二年被指定为英属印度的首府,自此迎来了飞速发展时期,一跃成为了规模宏大的现代化都市。

  一九一一年,英国人将英属印度的首都迁往新德里,加尔各答的发展陷入停滞,但依旧是印度东部最大的商埠。

  自仰光沦陷以后,加尔各答港就成了盟军在东南亚战场上最为重要的物资集散地,这也是史迪威将军会把训练营建在兰姆伽的原因之一。

  七月十一日黄昏,李四维一行所乘坐的火车缓缓地驶入了加尔各答北郊的火车站,“嗤……嘎……”停在了站台上。

  “到了!到了……”

  在火车上呆了足足两天两夜的将士们顿时精神一振,喧闹声四起,“狗日的,终于到了……”

  “整理好装备!准备下车……”

  随即,各级军官的吼声响彻了各节车厢,“不要急!不要乱!打起精神来,千万莫给六十六团丢了脸……”

  “龟儿的,”

  李四维从车窗外收回了视线,缓缓站起身来,整了整衣帽,精神抖擞地走向了车门。

  “嗤哐……嗤哐……”

  一扇扇车门纷纷打开。

  “啪嗒……啪嗒……”

  众将士鱼贯而出,下到站台上,迅速集结,一个个精神抖擞,步伐矫健。

  “您就是李团长吧?”

  李四维刚下得车来,一个上尉军官就带着两个卫兵走了过来,满脸微笑地望着李四维,“职下训练营筹备处干事崔建德,奉命前来接应贵部!”

  “崔干事辛苦了!”

  李四维打量了一眼面前斯文气十足的年轻干事,满脸微笑,“不知训练营还有多远?”

  “训练营距此还有三天的路程,”

  崔干事连忙赔笑,“目前,训练营还处于筹建阶段,开往训练营的船只不敷使用……贵部需要在东郊的营地里休整一夜,明天一早就能登船!”

  东郊的营地建在一处临时码头旁,一排排简陋的木板房整齐排列着,里面一堆堆物资堆成了小山,一队队军人和劳工在营地里忙碌着,皮肤黝黑的劳工在忙着搬运物资,装容整齐的军人在一旁巡视监督着。

  李四维一行跟着崔干事径直开进了营地,连忙就有两个白皮肤的军官迎了上来,热情地和崔干事打了个招呼,然后就站在一旁打量着李四维一行,大脸笑容热情,“顶好!顶好……”

  那汉语有些撇足,李四维也能听懂,连忙报以微笑,“顶好!顶好……”

  见状,崔干事苦笑着摇了摇头,望向了李四维,“李团长,他们也就会这么一句……”

  说着,崔干事指了指营地角落的一排木板房,“你先安排贵部的兄弟洗个澡……”

  “洗澡?”

  李四维一怔,疑惑地望着崔干事,“还要洗澡?”

  “嗯,”

  崔干事笑着点了点头,“每次进去五十人,洗完澡,就从后门出去,在后院领新装备,打疫苗……然后就可以休息了。”

  “哦,”

  听罢,李四维连忙点头,“我这就安排!”

  说罢,李四维连忙传令下去,众将士一听洗完澡就要换新装备了,顿时欢欣鼓舞,侯振华带着第一批将士就往浴室门口涌去。

  “衣服!衣服……”

  浴室门口站着两个身材壮硕的卫兵指着众将士身上的衣服,连连摆手,“脱!脱……”

  “呃……”

  众将士听明白了他们的意思,稍一犹豫,纷纷卸了背包、脱了军装,赤条条地往浴室门口涌去。

  两个卫兵在一旁点着人数,点到五十人便拉上了门。

  李四维在一旁默默地看着,不禁有些担忧起来,连忙找到了崔干事,面有为难之色,“崔干事,我夫人也在队伍里……”

  “呃……”

  崔干事一怔,满脸惊讶之色,“贵夫人也是从山里走出来的?”

  “嗯……”

  当日,伍若兰私自跳车,说得严重了就是抗命不遵,李四维自然不好明说,只得轻轻地叹了口气,“这事有点复杂……”

  “莫事,”

  李四维不说,崔干事也不好再问,笑呵呵地摇了摇头,“你让她晚点再去,到时候……反正浴室也是空的嘛!”

  “那就好!”

  李四维松了口气,“洋人那边……还要劳烦崔干事招呼一声!”

  “简单!”

  崔干事呵呵一笑,转身走向了远远站在一旁的两个白人军官,和两人笑呵呵地说了几句便匆匆地过来了,“李团长,莫问题了!”

  “多谢了!”

  李四维笑着点了点头,转身去后队找伍若兰去了,暗自有些庆幸。

  军中自有军中的规矩,要是碰上死板的人,这事儿还真有点不好整。

  伍若兰正在后队照顾着伤员病号,见李四维匆匆而来,有些意外地迎了上来,“四维,咋了?”

  “嗯……”

  李四维小声地将事情交代了一下,末了轻轻地拍了拍伍若兰的肩头,“放心吧!洋人看起来很好说话,你在这里等着我就好了!”

  “莫事儿,”

  伍若兰笑眯眯地点了点头,“莫怕他们,你可是团长呢!”

  “呃……”

  李四维一怔,自嘲地笑了笑,“龟儿的,来了洋人的地盘,老子咋就虚了?”

  训练营的组织者是美国人,地盘儿又是英国人的……情况有些复杂,李四维还没有摸清状况,自然也就谨慎了许多。

  不过,谨慎无大错嘛!

  夜幕初临,众将士都洗了澡,打了疫苗,领到了新装备,在营房里安顿了下来。

  营房很干净,一张张铁丝床摆放整齐。

  新装备品类齐全,军装、鞋帽、军毯、蚊帐、水壶、防蚊面罩一应俱全,甚至还有一盒防蚊油、一盒防蚂蝗的六六六粉。

  “龟儿的,”

  营房里灯火通明,李四维坐在床边,把玩着手里的六六六粉盒子,面有担忧之色,“这玩意儿……有毒啊!”

  “哦?”

  坐在一旁的石猛和黄化等人纷纷望向了李四维,满脸疑惑,“狗日的,有毒还发给老子们干啥?”

  “你们看嘛!”

  李四维拿起盒子,指着上面的说明,“这东西的成分是六氯环己烷……”

  作为一个理工科毕业的大学生,李四维多少知道一些六氯环己烷对人体的危害。

  可是,黄化等人哪里知道,看了看盒子上的英文说明,一脸茫然。

  “嗯,”

  见状,李四维只得指着说明下面的禁忌事项解释了起来,“这个呢,一定不要……”

  “李团长,”

  李四维刚刚开口,崔干事便笑呵呵地走了进来,“食物已经备好了,你派些兄弟过去领一下。”

  “好的!”

  李四维连忙放下了盒子,起身就去摸烟,“我这就让人过去领……”

  说着,李四维掏出两支烟递了一支给崔干事。

  崔干事笑呵呵地接过了香烟,“让兄弟们去了尽管拿,米面羊肉管够……盟军大方得很!”

  “有莫得肥猪肉哦?”

  闻言,孙大力满脸兴奋地站了起来,“龟儿的,都一个多月没吃上猪肉了,要整几锅猪肉炖粉条子才能解馋……”

  “对对……”

  石猛黄化等人连忙附和。

  路上倒不缺肉吃,可是,那些野物的肉吃起来还是和猪肉有些差别。

  “呃……”

  崔干事一怔,连忙摇头,“那个……猪肉还真莫得。”

  说着,崔干事压低了声音,“这里的人都信奉***教,莫得猪肉……我们也不能吃猪肉!”

  “还有这讲究啊?”

  众将立马有些怏怏了。

  “龟儿的,”

  李四维一扫众将,“所谓入乡随俗,都给老子记好了!”

  说着,李四维又望向了崔干事,虚心地请教着,“崔干事,还有哪些禁忌吗?”

  “卑职晓得的也就是这个了!”

  崔干事摇了摇头,目光落在了李四维放在床边的六六六粉盒子上,神色一动,指着那盒子,“还有这个……这东西对付蚂蝗很有效果,不过用的时候一定要小心些,那东西有毒……”

  六六六粉急毒性较小,但通过胃肠道、呼吸道和皮肤吸收而进入人体以后会在中枢神经和脂肪组织中蓄积,从而对神经系统、呼吸系统和脏器造成损伤,轻者多汗乏力,重者上吐下泻,甚至可能引起呼吸衰竭。

  “还真有毒啊!”

  听完崔干事的解释之后,众将不觉有些后怕,“老子们不要这个了,让他们把老子们原来的东西都还回来……”

  药膏装在竹筒里,由将士们随身带着,可是,洗完澡之后,原来的背包、军服、鞋帽、武器、水壶、竹筒……除了大洋,所有随身物品都被洋人收走了。

  “原来那些东西?”

  崔干事一愣,不禁摇头苦笑,“都烧了,还不回来了……”

  “烧了?”

  就连李四维也是一惊,“那些东西可都还能用啊!”

  “对啊!”

  众将顿时就激动了起来。

  “狗日的,咋能就这么烧了?那些东西可都不差……”

  “就是,老子那双皮鞋连一个破洞都还莫得……”

  “那些水壶可都是黄铜做的,值钱得很……”

  “老子从小鬼子手里搞来的那床军毯又厚实又暖和……”

  看到众将激动的样子,崔干事只得无奈地望向了神色阴沉的李四维,小声地解释着,“李团长,这个……也是为了预防疫病嘛!”

  “嗯,”

  李四维自然懂,可是,好不容易攒下的家底被一把就火烧了,难免还是有些肉痛,却也只得无奈地摆摆手,望着众将轻轻地叹了口气,“算了,旧的不去新的不来嘛!”

  闻言,众将只得无奈叹息。

  “先整吃的去!”

  见众将神情低落,李四维只得勉强一振精神,“搞他几头大肥羊,让兄弟们美美地吃一顿……”

  “好嘞!”

  一说到吃的,众将立马来了精神,匆匆而散,各自安排晚饭去了。

  正如崔干事所说,盟军大方得很,李四维一行五百多人却领回了十五头全羊,基本上一个排就能分上一头,有的借了营地里的炊具就炖,有的搭个烤架就烤……忙得不亦乐乎,个个笑豁了嘴。

  不多时,烤肉炖肉的香气便在营地里弥漫开来,欢声笑语四起。

  一路赶来,众将士已经啃了好几天干粮,此时闻着肉香气,哪里还记得被烧掉的家当?

  “狗日的,”

  王六根转动着木棍架成的简易烤架,满脸兴奋,“长这么大,老子还是第一次这么吃肉呢!乖乖,一整只羊啊!”

  “嘿嘿,”

  黄化也是笑容满面,“比团长在太平村整的那个牛肉还要阔些呢!”

  说起太平村,石猛和孙大力也呵呵地笑了起来,“啥时候再整个炖牛肉就安逸了!那味道……啧啧!”

  “是啊!”

  李四维笑着点了点头,神色中满是缅怀之意,“时间晃得真快,转眼已经要满五年了……”

  算起来,六十六团的班底就是在太平村拉起来的,五年时间过去了,很多在太平村吃过牛肉的兄弟已经离开了,又有好多没有到过太平村的兄弟加入了进来,但那一段记忆一直埋藏在李四维的心底,从未忘却过。

  “四维,烤好了吗?”

  正在此时,伍若兰款款地走了过来,换上了一身崭新的军服,俏丽中透着一股子英气,洗得干干净净的俏脸上挂着俏皮的笑容,声音轻快,“俺也要吃烤羊肉……”

  “快了!”

  李四维回过头,伸出手将伍若兰拉到自己身边坐下了,笑眯眯地望着她,“这下,你可以偷懒了……”

  “俺才不想偷懒呢!”

  伍若兰撇了撇嘴,有些委屈,“可是,那些姐姐说的话,俺一句也听不懂……”

  营地里有一批医护人员,却都是洋人,她们接手了伤员病号之后,伍若兰因为言语不通,也就帮不上多少忙了。

  “莫事!”

  闻言,李四维轻轻地拍了拍她的手背,柔声地安慰着,“适应一段时间就好了!那些土人医生也说不来中国话,你不照样也能帮上忙吗?”

  “也是!”

  闻言,伍若兰精神一振,又露出了笑容,“俺吃过饭就回去……总有办法和她们说上话!”

  “这就对了嘛!”

  李四维笑着点了点头,“再说,到了训练营,还有你柔儿姐姐她们呢!”

  “熟了!熟了……”

  李四维话音刚落,王六根便喜滋滋地叫了起来,“快,把盘子准备好……”

  “好嘞!”

  围坐在火堆旁的兄弟们纷纷起身,端起盘子就递了过去。

  王六根、黄化、孙大力等人拿起刀子就在那烤得金黄的全羊身上割了起来。

  不多时,一头烤全羊就只剩下了一付骨架。

  夜渐深,篝火昏黄的营地里依旧飘荡着欢声笑语。

  

  https://www.xszww.com/html/73/73565/40979124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xszww.com。小说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roqasa.com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