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一五章 谁上来,借个火?

        陈泰坐在空荡荡的厂房内,地槽内的火焰早已经熄灭,此时只剩一盏油灯在他身边飘忽闪烁,脚下是六七个烟蒂。

        “你到底是不是和字头的兄弟?

        帮兄弟仲是帮外人?”

        汗巾青临走时对自己说的话,让陈泰有些心烦意乱的吐了口口水。

        汗巾青说的很清楚,他们今晚不是要对付宋天耀,而是想从陈泰嘴里得知咸鱼拴妻女的住处,要用咸鱼拴的妻女逼师爷辉放了那些被抓的江湖大佬,而且在汗巾青等人看来,无论师爷辉也好,咸鱼拴也好,都与陈泰没有亲眷关系,陈泰没必要为他们拒绝自己这些同门兄弟。

        可是让汗巾青失望的是,陈泰只是摇摇头,表示如今自己是个废物,不想插手帮会的事。

        汗巾青身后一个小弟看到陈泰那副颓废模样,再加上自家大佬对这样一个落魄的家伙和和气气,对方居然还不肯买账,顿时有些倨傲的开口喝了一句:“你话不想插手就不插手!你当自己……”还没等陈泰给出反应,汗巾青已经转身助跑瞬间凌厉一腿把自己的小弟踢出了厂房门外:“滚!”

        “阿泰……”汗巾青动完手看向陈泰:“他是新跟我的,当他无心。”

        陈泰像是完全没有在意的呵呵一笑:“青哥,没关系,只是这件事,我真的不想插手,师爷辉也好,咸鱼拴也好,当初都和我一起吃过饭,喝过酒。”

        “好。”

        汗巾青犹豫一下,随后点点头:“我明白,那就这样,不妨碍你继续练拳。”

        汗巾青带人朝着厂房外走去,不过临走前转身对陈泰说了一句:“你到底是不是和字头的兄弟?

        帮兄弟仲是帮外人?

        这种事你自己要想清楚才行。”

        陈泰坐在空荡荡的厂房内思索,自己到底该怎么选?

        自己拜了跛聪,入了和群英,自然是和字头的人,可是让他因为社团义气,说出咸鱼拴的妻女所在,胁迫师爷辉,间接威胁宋天耀,他又觉得过意不去。

        这段时间的人生起伏,已经让他见识到江湖上的情义冷暖,对跟红顶白的江湖人,陈泰没有记恨,他踏入江湖的风光,是他靠着大佬跛聪给的机会和自己的双手搏来的,除了跛聪,其余人,不值得他再卖这条命。

        反而他现在怀念和咸鱼拴,师爷辉那些人为宋天耀奔走跑腿的日子,一起在陈庆文的糖果铺子做花塔糖,与他们一起帮宋天耀搬家等等。

        三个人,那时候好像除了自己,咸鱼拴也好,师爷辉也好,都还是福义兴门下所谓的江湖人,可是只是不起眼的小喽罗,至于自己,更是靠宋天耀的关系从警署捞出来的一个乡下仔,比起自己一心想要在江湖上出人头地,师爷辉,咸鱼拴好像却恰恰相反,想要脱离江湖,做个普通人,那时候陈泰自己想的,是这两个家伙文不成武不就,没机会出头,所以心灰意冷,现在经历过这么多江湖事之后,陈泰却反而觉得,已经驾鹤西去的咸鱼拴也好,如今已经身家富贵的师爷辉也好,当初一门心思跟住宋天耀,早早想要甩脱江湖事的打算才是对的,有机会堂堂正正做个正经生意人,何必要在这一潭脏水里挣扎。

        自己还记得当初拜门跛聪时,风光无限,父母也被接入了唐楼,雇起了下人照顾,亲戚朋友张嘴闭嘴都是早晚知道阿泰会出头等等或真心或客套的话语,可是自己失势之后,父母也因为担心被仇家找麻烦,急急忙忙安排他们回了乡下,虽然之前赚的钱可能父母不用担心衣食住行,可是现在恐怕在乡下家里又要开始求神拜佛祈福自己平安。

        而当初跟自己一起帮宋天耀搬家,戴着眼镜看起来傻乎乎的师爷辉,如今已经摇身一变,成了大水喉,听说不止香港英军靠他做制服,连日本,印度都有生意,当初那些比他江湖地位高的人,此时已经连想靠近些和他说句话都困难,现在更是连找他麻烦,都找不到下手的机会,只能靠咸鱼拴一个死人的妻女打他主意,陈泰咧嘴自嘲一笑,恐怕现在师爷辉都该忘了咸鱼拴的妻女,这些傻乎乎的江湖人还以为能靠同门义气之类的屁话,把师爷辉叫出来?

        重重吐出一口气,陈泰起身穿上外套,套上雨衣,迈步出了厂房。

        师爷辉如今身家富贵,是日进斗金的富商巨贾,或许忙到忘了当初的故人,但是他陈泰是个江湖人,就算顶着和字头的招牌,也不能见到这些所谓同门兄弟去胁迫一对孤儿寡妇,何况跛聪死了,自己是不是和字头的人,已经不重要。

        厂房外,暴雨毫无要停的迹象,陈泰看看黑漆漆的四周,把雨帽拉起,遮住了自己的脸,迈步消失在雨夜中。

        等他的身影彻底消失不见,汗巾青才慢慢从一处阴影中走出来,望着陈泰消失的方向开口:“去通知其他人赶过去,我带几个兄弟跟着阿泰。”

        ……九龙佐敦,陈泰记得咸鱼拴的遗孀芬嫂开了这家杂货店,如今招牌还挂着,但是却已经上了门板,这处三层的唐楼也漆黑一片,显然楼内的芬嫂和秀儿也已经入睡。

        陈泰挥拳朝着门板重重敲了两下:“有人吗?”

        等了片刻,里面毫无动静,陈泰继续敲打门板:“芬嫂,我是耀哥的表弟阿泰,你见过我!”

        陈泰连着喊了几声,里面都没人应答,陈泰皱皱眉:“九纹龙!”

        他知道九纹龙这家伙长期借住在芬嫂的杂货店,就算二楼的母女听不见自己的叫喊声,睡在一楼的九纹龙也该听见。

        终于,里面响起了一个睡意惺忪的男声:“大半夜敲乜鬼呀?

        不做生意!走啦!”

        “你是边个?”

        陈泰一愣,连敲两下追问道:“芬嫂在不在?”

        “你是不是认错人啊!什么龙啊芬啊!”

        里面的男声很不耐烦:“想吵死人呀!”

        “开门!”

        陈泰连续敲击门板!表情有些紧张。

        他担心里面的芬嫂和秀儿已经被抓,这个男声是在故意骗他。

        “我叼你老母!你是不是想死呀?

        半夜想趁雨打劫呀!”

        男声语气不耐烦的骂着,随后打开门板上一处小窗,朝外面望来,瞪着陈泰:“都讲啦,晚上不做生意!你是不是聋的!”

        还没等陈泰开口,男人目光越过陈泰,突然脸色一变,重重把小窗关上,在里面叫了一声:“我什么都看不见!滚啦!”

        陈泰慢慢转身,左右两侧街道上,不知什么时候,冒出了两队人马,在空旷无人却雨声嘈杂的长街上,人人手提着明晃晃的长刀,正一步步朝着自己所在的杂货店外围过来。

        吕乐撑着雨伞立在远处街边一辆停在煤气灯柱下的轿车旁,身边是汗巾青,吕乐看向陈泰,开口喊道:“阿泰,你现在上我的车,一切还有的谈。”

        陈泰从雨衣下摸出香烟,叼在嘴里一支,可是火柴在雨中却怎么都划不着,连嘴里的香烟一起被雨水彻底打湿,陈泰把火柴盒丢掉,撩起雨帽,用手抹了一下脸上的雨水。

        想开口报一下自己的名头,可是话到嘴边,却打了个转,最后说出口的只是一句:“谁上来,借个火?”

  https://www.xszww.com/html/54/54660/2582992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xszww.com。小说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roqasa.com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