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中文网 > 武逆焚天

第二千六百零四章 超远传讯

        其实吴天也并不傻,之前突然得闻手下损失惨重,急怒攻心之下这才乱了方寸。也正因为在那种情况下,他才采纳了琳鹄的建议,要到八门拘锁阵法这边来与左风死磕到底。

        之后他自己回想此事的时候,都觉到自己当时太过钻牛角尖,也可以说那完全是在跟自己较劲。

        曾寒的一番话,等于在关键时候点醒了吴天,也想通了如果要对付左风,方法有很多,并非需要眼前这种守株待兔的蠢办法。

        随着曾寒的一声令下,所有贲霄阁强者都齐齐动身,迅速的跃上了火云鹰的背上。在这个时候伯卡略显有些迟疑,他目光惊疑不定的偷偷打量着吴天。

        仿佛背后长了眼睛一般,当伯卡偷偷将目光投向那魁伟的背影时,对方也恰好微微扭头,用眼角余光冷冷的向这边瞥来。

        双方甚至没有视线上的直接接触,可是伯卡却感到心中一片冰寒,虽有千万个不情愿,可这个时候也只能硬着头皮向那火云鹰上落去。

        这么多年的郡守经历了许多,伯卡又一直身居高位,心中很清楚这次跟着吴天离开,自己绝对会有很大的麻烦。对方显然是要去新狩郡,而那里恰恰有两名大祭师在,吴天没有处置自己的权利,可是这两名祭师随便一个人,便可以直接免去自己所拥有的一切权利。

        伯卡口中泛着苦意,最终却只能运用灵气飞身上了火云鹰,而此时地面之上差不都就只留下两个人。其中一个是刘洋,他此时与众人皆不相同,表面上他还在尽量遮掩,而内心之中却早已经乐开了花。

        吴天的承诺至今在脑海中回荡,阁主是有赐予一个人进入贲霄阁机会的,可是这种情况数年也许都未必有一个,如今这机会却落在自己的头上。到了这个时候,刘洋已经确信,自己这一次的“宝”押对了,自己日后飞黄腾达指日可待。

        另外一个不能说是一个人,只不过有着两名贲霄阁武者,他们实际上是负责照顾如今伤势过重的琳鹄。没有得到琳鹄的命令,那两名贲霄阁武者,也不敢立刻带着他上火云鹰。

        此刻的琳鹄一脸的怨毒和不甘,他痛恨左风将自己害成这个样子,可眼下他更痛恨的是吴天和曾寒等人,不肯在这里与左风决一死战。这不仅仅让琳鹄的算计落空,他更感觉到自己,已经开始渐渐被贲霄阁雨阁的权利中心慢慢的排挤出去。

        现在的自己显然已经不具备小阁主的实力,可是这么快就要被“抛弃”,还是让琳鹄的内心无法接受。

        他面容扭曲的望向吴天,在这个时候他需要对方给自己一个交代,也许换了平时他根本不敢有这个想法。可如今自己被搞成这个样子,贲霄阁的人说撤就撤,琳鹄想要为自己讨回一个说法。

        可是他面对吴天,心中的想法根本不敢宣之于口,不过他同样知道吴天很清楚自己的想法。只不过吴天留给他的就只有一个冰冷的背影,唯一的微小动作,也只是用眼角的余光朝着伯卡处淡淡的扫过。

        “走!”

        琳鹄仿佛用尽浑身的力量,在这个时候勉强挤出了一个字。可是身体的伤势,以及怒火上涌,使得他被人架起向上飞去的同时,一口逆血最终还是喷了出来。

        贲霄阁的众人气势汹汹而来,如今没有发生任何战斗便直接撤走,在场每个人心中都各有所思,反而没有人去注意邢夜醉。

        固然邢夜醉的实力不凡,可是在众多贲霄阁强者环伺下,另外还有吴天、曾寒和伯卡几名强大的武者存在,他就算是想要自尽此时都做不到。之前曾寒在其胸口那一击后,已经让其灵气完全闭塞于纳海之中了。

        不过也正是因为此刻无人特别关注,邢夜醉披头散发之间,那双目陡然间凝聚出一丝丝淡淡的光芒时,也并未让周围人有半点察觉。

        邢夜醉眼神微微变化的时候,一丝细微的波动也随之释放出来。纳海被完全封锁后,灵气虽然无法调动,却不影响他调动自己的精神力,在场连伯卡都清楚这邢夜醉还有着不俗的精神力修为。

        如果伯卡处于巅峰状态下,凭借他炼神期所具备的念力,绝不会遗漏掉邢夜醉此时身上的精神波动。可是一来如今被擒的邢夜醉,并未与伯卡和吴天他们乘坐一只火云鹰,另外就是伯卡昨夜大战后受到的损伤和消耗,到现在连一半还未能恢复。

        除此之外邢夜醉释放的这一丝精神力,也是属于极为特殊的,比起一般的精神力要显得更加隐晦许多。尤其是这种精神波动,并不会产生任何实质性的作用,既没有半点攻击能力,甚至连探查方面也是极差的。

        之所以会这样评价这股精神力,那是因为当那股波动,从邢夜醉的脑海之中释放出去后,大约也就不到十丈左右的距离后,便已经与其大脑切断了联系。

        失去联系的精神力,自然也不会再有攻击力,当然也不会有任何探查的效果反馈回来。可是这精神力波动,却并未因为与邢夜醉斩断联系,便那样凭空消失掉,而是继续朝着远处扩散开去。

        如果这精神波动能够被看到的话,就好像四分之一扇形模样的水波,以邢夜醉为中心朝着西北方向扩散开去。随着传递的距离越来越远,幅散的范围也在逐渐扩大,当然精神能量也会在传递中不断的损耗。

        由此可以看出这种手段,其实对于邢夜醉的消耗不低,只不过精神力的损耗并不像灵气那样明显,而且也更加不容易被察觉到。

        这样的波动前前后后送出去三次,每一次都要比前一次稍微减弱几分,毕竟他不是炼神期强者,精神力通过这种方式消耗对于他的负担还是不小。

        当第三股波动送出的时候,不远处的吴天却是身体微微移动,随着其扭头的同坐,其目光也在迅速的扫视着周围的一切。

        见此情景邢夜醉本来还要全力驱动,释放第四股精神波动,终是咬了咬牙打消了自己的念头。因为随着自己精神力的消耗巨大,此时再采用这种手段,已经非常容易被人察觉到了。

        吴天只是有着一丝微弱的感觉,他也不敢肯定自己捕捉到的是否是精神力讯号。他在扫视周围的时候,最先注意到的是众人中唯一达到炼神期的伯卡,不过很快他有看向其他人,最后在邢夜醉这里略作停留,才缓缓的将目光收回。

        如果邢夜醉继续动用精神力,释放那种细微的波动,会很容易被现在的吴天察觉到。好在前三股精神波动已经顺利释放出去,邢夜醉也终于缓缓的闭上双眼。

        ‘我这一劫不论如何是逃不过去了,可是不管怎么样,我都绝不会出卖左风,如果那样做了我与野兽还有什么区别,又与那刘洋还有什么区别。’

        想到这里,邢夜醉深深的呼出一口气,随即在心中暗暗期盼着。‘老伙计,我还从未在如此远的距离唤过你。如今到了这一步,我能够拜托的也只有你,希望你一定要收到我的讯息,而且一定要按我说的去做啊!’

        没有人知道邢夜醉暗中做过什么,更不知道他在这种情况下,竟还能悄悄将消息传递出去。最重要的是现在这种情况下,邢夜醉还有谁可以信任,就算他将消息传递出去,又能起到什么作用。

        这些问题连邢夜醉自己,都没有仔细考虑过,到了如今这个份上,他甚至没必要再去仔细考虑。他只能抱着万一的希望,不是一个万一,而是需要几种万一的机会碰到一起,所以邢夜醉如此做的结果,可能更多的是想要换来一份安心罢了。

        能做的邢夜醉都已经做了,接下来他整个人反而渐渐放松下来,眼下大家还在赶路返回隶城。到达隶城后会有短暂的修整,紧接着众人就会动身前往新狩郡,从隶城到新狩郡的距离不短,吴天他们会好好利用路上的时间,坚决将邢夜醉的嘴撬开。

        到了这个时候,邢夜醉也能够完全清楚自己接下来的命运会是什么,而他此时反而变得极为坦然,既然已经注定无法改变,那莫不如以最好的心态去直接面对。

        邢夜醉是个非常特别的人,也只有他这么特别的人,才会修炼那种极为特殊的功法。修为在感气期,十数年停留不得寸进,而一遭爆发便能够直接买入育气中期层次。也正因为有这种坚忍的心性,换了其他人落到这般境地,此时恐怕整个人已经要接近崩溃了。

        那由邢夜醉所释放出的精神波动,在切断联系后,仍然不急不缓的向着远方传递。而这精神力传递的速度,自然要远远超过火云鹰飞行的速度太多。

        大概在半刻钟后,第一股精神波动便已经来到隶城,没有丝毫停留的继续前行,向着隶城西北方向的天屏山脉内部快速飞去。

        而精神波动来到这里的时候,也已经变得极为的微弱,那种稀薄的程度仿佛随时随地就会彻底消散一般。

        可也就在精神波动即将要消失前,却是在天屏山脉中接触到了一道庞大的身躯。这一路传递而来,不管遇到任何人或妖兽,都不曾有过变化的精神波动,却是在此时突然有了一丝明显的波动释放。

        如果此时这里有其他人类,也同样能够捕捉到这丝精神波动,甚至还可能捕捉到信息中的内容。

  https://www.xszww.com/html/10/10068/2580896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xszww.com。小说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roqasa.com
网站地图